•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

      彈幕與年輕人,正在深刻地改變彼此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相聲界有句俗語,“三分逗七分捧”,如今內容創作者和彈幕生產者的關系也大抵如此:影視內容主體和彈幕形成的合力,才構成一個完整的“內容產品”。

        李北辰 原創  ·  2021-02-27 11:28
      彈幕與年輕人,正在深刻地改變彼此 - 金評媒
      作者: 李北辰   

      |李北辰

      《贅婿》無疑是2021年第一部爆款劇。

      過去一周,這部劇相關話題頻繁登上各大熱搜。更值得一提的是,話題贅婿彈幕接連幾天多次上榜,閱讀量超過4億,讓很多人再次感觸到彈幕文化的滲透力。

      我曾聽過一種觀點認為,彈幕文化的成長土壤,大多只根植在漢語和日語環境,彈幕在歐洲語言文化中不會大規模爆發。最合理的解釋是,不同語言閱讀彈幕的速度不同:當彈幕快速滾動時,理解漢語這種表意文字,要比理解英語等表音文字快得多,人們讀漢字不是逐字地看,而是成區域掃視,一句話里即便幾個字的位置顛倒也不影響整體理解,這在英文很難做到。

      在東亞,獨特的語言文化,造就了獨特的彈幕文化,也為視頻平添一個全新的信息維度。

      所以在我看來,比單一熱劇更值得探討的,是彈幕文化承載的價值,正在悄然變化。

      封面:正在悄然變化.png

      一個郭麒麟,無數個閻鶴祥

      作家賈行家說,年輕人熱衷于彈幕,同時反映出兩種狀態:一方面,每個人在以自己為中心選擇內容,做出獨立的解讀和反饋,這能強化自我的存在感;另一方面,他們也形成了群體生活,能通過彈幕共同創造出一種全新的東西來,其中就包括由各種所構成的語言。

      眾所周知,是彈幕文化里最重要的部分?!顿樞觥纺艹鋈?,直接受益于熱梗頻現。

      這些梗一部分出自內容主創,比如男主角寧毅為解決布料不夠的問題,想出了提高定價并讓消費者拉朋友幫忙砍價的方法,命名為拼刀刀(順便一提,天眼查APP顯示,近日,拼多多關聯公司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申請注冊“拼刀刀”商標……)

      而彈幕相當于在梗的基礎上二次創作。比如寧毅進行顧客服務話術時,貴客光臨,隨意挑選,有什么可以幫您的現代梗,滿屏彈幕是企業文化培訓”“王彥霖雖遲但到等。

      王彥霖雖遲但到”等.png

      同時,彈幕的評論也在制造梗。在寧毅用現代化的語言試探樓舒婉時問你家WiFi密碼是多少,二維碼加個好友。觀眾在彈幕里也在獻計,比如不如問問健康碼”“奇變偶不變,有網友神回復萬一是紅的那不是毀了嗎等等。

      其實字的來歷非常有趣,臺灣地區演藝界把傳統相聲里捧哏逗哏的那個給念錯了,再傳到大陸,也就將錯就錯。而考慮到《贅婿》男主角是相聲演員出身的郭麒麟,以及他在劇中近乎本色的俏皮出演,我們完全可以說,無數用戶在用彈幕梗的方式,給郭麒麟捧哏,一行行神彈幕神吐槽,神似無數個閻鶴祥。

      我相信,最早是捧哏出身的郭麒麟一定知道,相聲界有句俗語,三分逗七分捧,這說的是,沒有好的捧哏,相聲會索然無味。

      演完《贅婿》的郭麒麟也一定知道,時至如今,內容創作者和彈幕生產者的關系大抵如此:影視內容主體,加之高價值彈幕形成的合力,才構成一個完整的內容產品。

      彈幕文化2.0:從氣氛組到互動與共創

      不久前,愛奇藝CTO劉文峰在采訪時表示,無論是劇集和綜藝,還是直播和游戲,在任何文娛疆域,如何通過互動與用戶產生更緊密的聯系,都是未來產業發展的大課題。

      事實上,現在的內容還沒有完全像其他互聯網領域那樣,這中間的鴻溝可能就是互動。用戶的互動是在尋找和內容之間的連接,包括故事,包括情節,包括里面的人,也包括同時在觀看這個內容的人,這種連接是在尋找更強的參與感和陪同感。

      這種尋找在彈幕中尤為明顯。這也是為什么,彈幕文化承載的價值,正在從1.0版本的氣氛組(通常只是哈哈哈哈,嘰嘰喳喳,缺乏高質量的對話),變成2.0版本的互動共創。

      先說互動,比如通過彈幕,主動打破影視戲劇中的第四面墻(角色和觀眾之間的隔斷),有意識地打破第四面墻是很高級的創造手法。

      比如在電影《大佛普拉斯》里,有段情節很有趣,兩個男人騎摩托車,一個人說:你好娘啊,還騎粉色的摩托,另一人惱羞成怒說:這是黑白電影,本來你不說誰也不知道我的摩托是粉色的,這時,電影畫面整體依舊是黑白的,但只有那輛摩托車變成粉紅色——據說,這種讓劇中人意識到觀眾存在的設定,正是因為導演受到了彈幕文化的影響。

      彈幕文化的影響.png

      通過彈幕打破第四面墻,《贅婿》更是深諳此道。比如解釋清白時,穿越到古代的寧毅,讓觀眾猝不及防地說了一句:導演就是這么導的,編劇就是這么寫的,這會兒彈幕正在看咱們笑話呢,這勢必會引發寧毅的自證預言,一大波彈幕隨之而來,極強地增添了內容與觀眾的互動感。

      內容與觀眾的互動感。.png

      但在我看來,彈幕文化最大的價值躍遷,來自共創。

      通過上述熱梗不難發現,如今的內容創作,無論是B站上的獨立創作者,還是《贅婿》這樣的大制作,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就是項目發起者,他們把更多的彈幕生產者組織起來,共同創造一個內容產品。

      在共創過程中,項目發起者負責建構,彈幕生產者負責解構。他們之間的分工要彼此滲透,而非互相拆臺。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彈幕生產者最好不要劇透,有時這需要平臺的運營介入,比如龔宇在最近一次財報電話會上表示,愛奇藝推出防劇透彈幕功能上線不到一個月,相關劇透彈幕就已經減少了約30%。

      更重要的是,彈幕生產者最好與項目發起者一樣,具備較高的質量。不難發現,如果說彈幕1.0版本的氣氛組,滿屏充斥著哈哈哈哈前方高能,那么通過《贅婿》可以看到,這些有價值信息的不斷累積,會讓一部由視頻+彈幕共創的內容作品不斷生長,甚至讓它永遠都能被注入當下感。

      就像商業觀察者蔡鈺所言:你今天重看昨天看過的一個視頻,會發現它比昨天多了30條彈幕,其中2條給這個視頻賦予了新的觀看視角和意義,明天再看彈幕可能又多了48條。明年再看,可能發現它又被帶著明年語境的彈幕給重新詮釋了。所以我們把視頻+彈幕看作一個產品完全體的話,你可能永遠也看不到這個產品徹底制作完成的那一天。

      換句話說,如果有更年輕的觀眾數年后看到《贅婿》,依舊會在那個時刻,產生新的情緒觸角,新的解讀視角——這種穿越時空的文化現象,我相信任何看過彈幕版《西游記》和《三國演義》的人都不難想象。

      沒有彈幕的視頻是不完整

      考慮到習慣關掉彈幕的中年人終將老去,一個愈加明顯的趨勢是:時代越是向前,一個沒有彈幕的視頻,就越不完整。

      如你所知,早些年彈幕文化剛誕生時,往往會被媒體解讀為它是年輕人彌補孤寂的方式,那些干澀生硬的哈哈哈哈,也的確像是孤獨的寫照,寂寞的注腳。

      但這么多年過去,如今更多的年輕人,將彈幕視為一種真正的情感陪伴。我印象很深,在熱播劇《流金歲月》里,伴隨著劇情的發展,年輕人圍繞顏值對找工作重要嗎”“三觀不合有必要在一起嗎等選擇題,通過彈幕展開討論,讓外界看到了他們的生活觀。

      他們發現,自己與無數人其實有著相似的感受體驗,在同一個地方歡笑,為同一個人哀傷。對他們來說,一大波高質量彈幕襲來,并不會讓影視作品失去代入感,相反,他們時刻被周圍人提醒,在手機和平板的方寸之外,還有一個更真實,更有溫度的世界。

      這么多年過去,彈幕與年輕人,正在深刻地改變彼此。

      而我們慶幸這種改變。

      作者:李北辰,媒體專欄作者,關注技術驅動帶來的社會變革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李北辰

      知名科技自媒體人,國內四十余家科技媒體專欄作者,致力于持續貢獻文字優雅的科技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