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快遞大戰走進生死局

        首頁 > 資訊 >正文

        【摘要】因為電商業務的不斷發展,快遞已經成了不少人的生活必需,同時也讓快遞行業的市場獲得了很快的成長。

          鏈外參 原創  ·  2021-04-25 10:39
        快遞大戰走進生死局 - 金評媒
           

        因為電商業務的不斷發展,快遞已經成了不少人的生活必需,同時也讓快遞行業的市場獲得了很快的成長。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2020年我國快遞行業業務收入累計完成8795.4億元,同比增長17.3%;業務量累計完成833.6億件,同比增長31.2%。

        這已經是快遞行業連續十年保持著較高速的增長態勢了,并且根據預測,今年國內的快遞業務量同樣會出現穩定的增長。但是整體市場的向好,在給行業中從業者吹來春風的同時,卻也夾雜著不少的雨雪。

        未命名的設計.jpg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從價格戰到生死局

        近來,快遞行業中一直風波不斷,不論是頭部企業業績的頻頻爆雷,還是地方監管政策的進一步收緊,都為整個快遞行業的發展帶來了不小的動蕩。

        根據公開消息,京東旗下的眾郵快遞虧損2個億,甚至有傳聞表示其運營已經停擺,而申通也在前不久發布公告稱去年凈利潤同比下滑97%,一季度預計還要虧損1個億,另外快遞龍頭順豐也發布公告稱一季度預計虧損9-10個億,王衛甚至親自公開道歉,但也止不住股價的持續下跌。

        而暴雷業績的頻頻出現,背后的原因雖然多種多樣,但梳理到最后卻都指向了一個原因——價格戰,而且相比于之前的價格戰來說,血腥味卻格外濃厚,似乎參與者們想要就此一決高下,拼個你死我亡。

        這次價格戰的激烈程度從各個快遞企業單票收入的下滑程度可見一斑。根據2021年1月快遞服務業務經營數據顯示,順豐、圓通、申通、韻達的快遞業務單票收入分別為17.26元、2.38元、2.51元、2.23元,同比降幅達到12.4%、19.3%、23.9%、22%。

        另外,2020全年中國的快遞行業單票收入的下降幅度也只有10.6%,在2019年這一數據甚至只有0.9%。

        而更直觀的數據則是,在義烏一次性發3000-5000票、均重100g以下的商家,向全國發貨走圓通需要1.2元,申通需要1.35元,而走極兔僅僅需要8毛錢就足矣。這當然是個虧本的價格,但這也足以說明這次價格戰的程度之激烈。

        極兔的鍋?

        而這場激烈的價格戰,其導火索又在何處呢?所有的矛頭最終都指向了那個發家于東南亞、背靠步步高派系,被稱為“快遞界拼多多”的極兔。

        之所以被稱為快遞界的拼多多,主要是因為極兔能以后來者的姿態成功躋身前列,并且用了和拼多多相似的低價戰略。從前文的介紹不難看出,后起之秀極兔拿出了其他快遞公司難以企及的低價,得以從快要成型的市場格局中脫穎而出。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極兔成立不足六年,從2020年3月開始布局中國市場也只有一年的時間,日單量就實現了從0到2000萬的突破。日單量2000萬是快遞行業內公認的盈虧平衡點,而此前四通一達和順豐突破這一目標都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更是從側面凸顯出極兔的成長速度之快。

        而在極兔擊穿最低價大肆奪取快遞市場的同時,外界也將極兔視為這次價格戰的始作俑者。誠然,用虧本的價格來換取市場的極兔,確實和這次分外激烈的價格戰有一定的關系。但價格戰真的就是完全由極兔帶來的嗎?答案是否定的。

        其實,極兔只不過是價格戰的導火索罷了,快遞行業的同質化日趨嚴重才是惡性價格戰出現的最基本原因。

        舉例三通一達來看,這幾家的配送時間和物流能力都大致相近,不論是買家還是賣家層面,各家快遞公司之間所提供的服務已經很難拉開很大差距,只能選擇降低價格甚至以虧本的價格來吸引商家和買家。

        所以極兔的入局只不過是提前了價格戰到來的時間,就算沒有極兔,這場價格戰也會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發生。

        流血開戰究竟為哪般?

        低價競爭開始之后,并不是所有的快遞企業都想參與其中,但無奈的是,不論主動或被動,這場價格戰都是從業者難以避免的。

        所以不論是順豐、申通等頭部企業的業績頻頻爆雷,還是因為地方上的監管變動,甚至是上下游產業的良性發展,都和快遞行業的這場價格戰有著不小的關系。于是這就不免讓很多人發問,快遞公司如此流血廝殺究竟是為了什么?

        其實原因可以從兩個層面來分析。

        一方面是因為對市場的搶奪以及穩固。在快遞行業服務同質化的大前提下,新企業想要利用低價格吸引更多消費者來搶奪市場份額,而老企業也只能通過相同的辦法來保護自己的用戶不流失,穩固自己現有的行業地位。

        這自然是一種迫不得已,新企業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搭建完備的服務體系,老玩家同樣沒有時間去慢慢應付來勢洶洶的新勢力。就像極兔的快速崛起,就打得一眾老牌快遞企業猝不及防,以至于讓極兔在國內市場的崛起如此之快。

        另一方面則是各個快遞企業背后的電商派系之爭。快遞行業之所以得以迅速興起,和電商體系的完善、消費習慣的變化有著很大的關系。而這次快遞行業價格戰的血腥味之所以這么濃,也少不了一眾電商巨頭在背后的推波助瀾。

        具體來看,不論是背靠阿里電商、菜鳥系統的三通一達,還是京東電商體系下的京東快遞、眾郵快遞等,甚至于和拼多多關系曖昧的極兔,各方快遞之間競爭,都在影響著背后電商巨頭們的市場競爭。

        快遞需要的不是無休止的價格戰

        但對于行業的良性發展來說,如今這種你死我活的價格戰卻并不處于行業發展的正常范圍之內,在惡性的價格競爭之下,沒有強有力資金支持的企業最終將會走向滅亡,最終行業甚至會出現壟斷情況,影響到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

        而且因為惡意價格戰的原因,監管部門已經重拳出擊,極兔和百世也開始回調價格,但是這也為企業帶來的一定的影響。用極兔舉例來看,因為監管原因極兔上調了快遞的價格,但是也讓極兔原本從其他老企業手中搶來的消費者再度流失。

        而且對于各個層面的消費者來說,價格雖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原因,但是快遞服務、運貨能力、技術支撐等層面的因素,也會在消費者的選擇過程中起到比較重要的作用,因為這畢竟是一個消費升級的時代,更好的服務和保證也會有更多的機會。

        這也給快遞行業提供了除了用低價格吸引消費者之外的新辦法,那就是在更多層面上完善自身的服務能力,當然這個服務能力是多方面的,包含了平臺的運營能力、快件的運輸能力、以及對快遞最后一公里的完善。

        當然,放在現階段來說,快遞行業中的價格戰勢必還要進行一段時間,這也將加速整個行業的洗牌。而不論是業績暴雷的老牌企業,還是正春風得意的新企業,都為整個行業增添了發展的多樣性,只是,如果價格戰長時間不結束的話,整個行業的發展也將會有不少的陰霾。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鏈外參

        專注于區塊鏈新技術的媒體資訊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