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版權終于砍向短視頻了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以目前快手的萬億市值相比,愛優騰芒已然不敵。

          劉曠 原創  ·  2021-04-26 10:42
        版權終于砍向短視頻了 - 金評媒
        作者: 劉曠   



        日前,快手上市大獲成功,以最直接的方式讓市場看到了短視頻平臺的潛力,在長視頻平臺盤亙市場多年后,短視頻平臺的迅速崛起也讓長短視頻平臺之間的沖突一覽無遺。以目前快手的萬億市值相比,愛優騰芒已然不敵。


        然而最初,短視頻平臺卻是作為填補視頻領域的空白而存在的,隨著短視頻平臺的不斷崛起,其不論是在用戶規模、商業化還是運營方面都遠遠地超過了長視頻平臺,不斷向長視頻平臺發起進攻。


        短視頻攻向長視頻腹地


        近年來,短視頻平臺在用戶規模上不斷拓展,根據快手最新財報來看,2020年快手應用的平均月活躍用戶為4.811億;而根據抖音之前披露的數據看,包括抖音火山版在內,抖音月活已然超過6億,短視頻雙巨頭的地位毋容置疑。


        在巨大流量的加持下,短視頻平臺逐漸成為影視宣發的主戰場,不但購票轉化率更高,其直播也較為便捷并且成本較低,短視頻平臺正在不斷在代替路演的作用。在此基礎下短視頻平臺與影視作品之間的關系千絲萬縷,也帶動了影視作品二次創作的浪潮。


        然而由于短視頻的時長限制,其二創的作品多為影視劇里的“高光時刻”,也是諸多用戶最為期待的部分,因此許多用戶傾向于在短視頻追劇,反而不再關注整個作品全部細節和鋪墊過程,導致正片無人問津,也給具有獨家版權的影視平臺帶來了一些分流的影響。


        但隨著影視內容分流愈演愈烈,二次剪輯、幾分鐘看完整重點內容成常態,在短視頻平臺看影視內容不但成為了眾多用戶的不二選擇,也成為了自身平臺引流的一種形式,不斷攻入長視頻腹地,而長視頻平臺以其成本高昂獲得的內容卻為它人做了嫁衣。


        由此可見,短視頻平臺難免有了喧賓奪主的意味,在成本低廉的情況下,短視頻平臺的影視剪輯板塊越發龐大,也令擁有版權的和企業無法甘心。因此,近日來版權方也頻頻做出行動去維護自身的權益。


        版權大刀砍向短視頻


        日前,包括愛優騰芒在內的73多家平臺、影視公司和協會發布聯合聲明呼吁廣大短視頻平臺和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尊重原創、保護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對相關影視作品實施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侵權行為。


        在此聲明發布后,諸如《長歌行》、《錦心似玉》等近期熱播劇片段陸續從抖音等短視頻平臺消失,聯合聲明的作用也逐漸凸顯出來。盡管仍有許多內容未做出相應的反應,但對于版權方來講,砍來的版權大刀也將給長視頻平臺以及版權方帶來一系列的好處。


        首先,穩定會員數量,收回內容成本。近來,愛奇藝、騰訊視頻相繼漲價,在有選擇的情況下,長視頻平臺用戶難免要面臨會員減少的問題,內容對其會員數量的賦能極其重要。因此,對于其它視頻平臺上未授權的內容進行合理的管控,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夠預防用戶流失。


        再者,加強版權監管也能夠使內容價值更有意義。各大長視頻平臺為了建立內容護城河,多以高額的成本購買“獨家”版權,一旦搬運成為常態,其“獨家”的意義也不復存在,視頻平臺們也將“竹籃打水一場空”。


        其次,建立深層的版權保護意識。相比于國外影視企業,國內版權方尚未建立起完善的內容版權意識,各大平臺侵權作品隨處可見,也催生了一種畸形的行業形態。因此,建立版權保護意識毋容置疑,版權保護是確保文化產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也是高質量內容源源不斷涌現的前提。


        最后,版權方得到二次收益。無論是影視IP還是內容的版權,一旦出現授權的行為就會具備再次收益的價值。對于版權所有者來講,加強版權的監管不但能夠使版權方增添商業行為,也能令使用方更加合理化。


        行業小震動在即


        版權的收緊無疑是將未來影視內容的展現和再次創作更加合理化、規范化。


        從短視頻平臺來看,在短視頻平臺興起過程中,影視劇的切條、搬運也成了不少短視頻博主們的致富密碼。一旦面臨授權行為無疑是加大了創作者的創作成本,也會讓許多靠剪輯系列的個人創作者打退堂鼓,短視頻平臺或將面臨UGC創作者出走的危機。


        另外,經過多年的二次創作積淀,影視內容已經成為短視頻平臺不可或缺的一大內容板塊,影視內容版權的監管加強也將帶來短視頻平臺中影視內容的大量下架,平臺在內容方面便會遭受很大的打擊,這對于短視頻平臺而言都是即將要面臨的難題。


        當然,從版權方來看,創作者及粉絲“為愛發電”以及自媒體博主的二創傳播的確為不少正在播出的影視劇帶動了熱度,許多人在短視頻平臺上看到影視作品從而選擇去觀看。一旦短視頻平臺受到版權限制,其宣傳效果也將大打折扣,影視作品想要獲得熱度便需要更大的營銷成本。


        總結


        總而言之,無論是版權方還是短視頻平臺的搬運方,都并未在這場戰火中完全利好。在整個行業生態的力量集聚下,雙方產生陣痛在所難免,侵權行為將在未來有望根治,也能讓短視頻創作者能夠真正地去進行創造,而非是一再的搬運。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修訂的《著作權法》即將從6月1日開始實施,修訂后的《著作權法》對合理使用規定進行了多項修改,并將法定賠償額上限由五十萬元提高到五百萬元,影視單位在這一背景下維權有了更多的底氣。


        無規矩不成方圓,在此次版權大戰之后,版權方勢必會出臺合理的解決方案,比如建立并擴大集體管理機構的權限、開放授權等等。使得版權持有方、平臺與用戶三者形成一種規范的“授權”機制。假以時日,也能將整個影視市場的褶皺撫平。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劉曠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