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電競陪練:網生代的新寵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暑假,不僅是電競賽事井噴的時段,也是游戲用戶活躍度最高、在線時長最久的的時段,此時你隨便走進一個95后、00后的社交場所,都能夠聽到“開黑”“吃雞”“排位”“上分”等游戲用語。組團連麥,已經成為了當代年輕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劉曠  ·  2021-07-27 14:01
        電競陪練:網生代的新寵 - 金評媒
        作者: 劉曠   

        暑假,不僅是電競賽事井噴的時段,也是游戲用戶活躍度最高、在線時長最久的的時段,此時你隨便走進一個95后、00后的社交場所,都能夠聽到“開黑”“吃雞”“排位”“上分”等游戲用語。組團連麥,已經成為了當代年輕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基于游戲難易程度和個人技術的熟練度不同,游戲玩家的段位也成了“網生代”休閑時最常提到的一個話題。高段位玩家怕匹配到低級玩家拉分,低段位玩家最期待被游戲大神帶著上分,在這種情況下,陪練的需求倍增,已悄然成為游戲領域中玩家段位幫扶的新常態。

        陪玩到陪練

        電子競技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被認為是娛樂性質的網絡游戲,因而飽受質疑和誤解,但隨著互聯網技術和電競賽事產業的蓬勃發展,電子競技已經逐步被大眾認可,基于電子競技產業的新型陪練生態也應運而生,正成為游戲領域快速崛起的新勢力。

        如果說參與電競賽事是職業選手的本職工作,那么進行電競陪練就是業余玩家的互利活動。

        我國最早期的電競陪練人群應當歸屬于網吧熟客,不過在當時這項活動更像是游戲陪玩?;顒泳窒拊谕患揖W吧里,普通玩家通過付費邀請,與技能高超的游戲大神組隊游戲,一方憑借游戲技能幫助上分或者技巧教學獲取報酬,另一方靠神級隊友的戰斗能力提升段位和游戲體驗。

        此外,也有不少游戲玩家出于社交目的邀請陪練玩家組隊,通過打游戲時連麥或者文字交流,一方面解決了競技能力提升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能通過線上社交和陪伴來緩解自身的孤獨感。

        從小范圍的網吧陪玩發展到突破地域限制的大范圍陪練,國內知名網吧網魚網咖的功勞可謂最大。早在十多年前,網魚網咖就擁有了一批成熟的游戲陪玩者,隨后又在2014年推出在線陪練業務,上線了一款“游戲陪練”+“技能分享”的游戲陪練APP——比心陪練,將參與電競陪練的人群從網吧熟客擴大到全國各地的游戲玩家,也開始推動電競陪練職業化。

        競技提升需求和線上社交需求催生了電競陪練業務,而以比心為首的專門化陪練平臺,則助推電競陪練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據《2021年中國電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電競陪練市場規模已達到了86億,預計2021年電競陪練市場規模將超過140億元。電競陪練,已經成為電競生態中尤為重要的一環。

        體面化發展

        得益于國家政策的支持和電競賽事的社會認可度不斷提高,我國電競陪練行業也逐漸得市場的認可。

        2017年起,電競陪練行業接連獲得投資方青睞,進行資本融資。為淘寶、天貓等平臺提供電競游戲陪練服務的金澤科技獲得了東九科技的800萬A輪融資;電競幫獲得了人人游戲以及5173網的1000 萬天使輪投資;頭部陪練平臺比心陪練獲得了IDG資本領投的數千萬美元A輪融資……

        資本的助力讓電競陪練行業從碎片化轉向平臺化發展,也吸引了不少電競領域的重要企業入局。已停服的觸手直播最早在2019年3月就開始了陪練招募;2020年5月虎牙直播發布陪練分紅體系,并推出了官方陪練APP;同年10月,斗魚直播也上線了陪練業務……

        不僅主播會聯合陪練師進行直播,不少游戲主播也開始兼職陪練。直播平臺上億的MAU為電競陪練帶來了更多關注,電競陪練的付費體系也反哺于直播平臺。高流量與高付費,一同推動了電競陪練市場的發展。

        電競陪練的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發展也越來越體面化。2019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將電子競技陪練納入正規職業的行列。同年8月,比心陪練參與起草的《電子競技陪練師標準》開始實施。2020年6月,電子競技陪練師作為自由職業之一,被教育部納入就業統計指標。同年7月,《中國電子競技陪練師標準》正式發布,電競陪練不僅擁有了更規范的管理標準,陪練師和陪練教練也開始了認證化管理。

        玩家與職業互通

        當前我國以電競陪練為關鍵業務的企業已超400家,伽馬數據發布的《2020年中國游戲產業企業社會責任調查報告》也指出,電子競技陪練師對疫情期間穩就業、保民生作出了巨大貢獻。

        電競陪練平臺不僅滿足了普通玩家對輔助上分的陪練需求,也為游戲大神們提供了更多的就業機會。以頭部平臺比心陪練為例,在其五千多萬的注冊用戶中,有700萬以上的用戶是注冊電競陪練從業人員,這些技能分享者在陪練平臺中創造的收入已經超過了200億元。

        此外,比心陪練累計簽約了近30家的電競戰隊,現有合作的頂級戰隊在20家以上,不僅推出“降落傘計劃”,邀請WE.暖陽、eStarPro.花海、iG.TheShy、FPX.Nuguri等職業選手入駐進行陪練指導;還聯合電競俱樂部推出了“競未來”電競人才招聘計劃、電競“星火”計劃,多次舉辦青訓招募活動和多元化的線上賽事。

        電競陪練平臺打造的冠軍陪練體系不僅承接了職業選手的職業再發展,賦予了電競選手更多機會,也打通了游戲玩家和電競職業的通道。

        現今的電競產業鏈在不斷拓展,而人才需求主要集中在選手和教練等崗位。技能高超的游戲玩家可以通過兼職或全職電競陪練師獲取報酬,也可以通過平臺與電競俱樂部之間合作共建的選拔體系走向職業化,成為職業選手或者電競教練,實現興趣愛好與職業的互通。

        行業困局

        電競陪練是一個新興產業,不僅從業的電子競技陪練師是一個非常年輕的群體,其面向的服務對象也是一個極其年輕化的群體。新生且年輕化,這對于電競陪練行業來說是一個絕佳的優勢,但也意味著不夠成熟,其發展過程中會不斷出現問題,如不能妥善的解決將會影響到整個行業的前景。

        其一,線下社交亂象。盡管陪練平臺已經逐漸完善風控系統來防止違規業務的出現,但陪練平臺往往只能集結玩家和提供線上交流合作的機會,達成合作后雙方線下的情況是平臺難以監管到的。而電競陪練的年輕化和低門檻,一定程度上使得用戶的興趣社交需求高于上分技能需求,娛樂化、社交化性質更強,因此也不時會出現線下情感傾訴、虛擬戀人、陪練騙局等亂象。

        其二,過度社區化運營。電競陪練平臺在拓展商業化版圖時,更傾向于文創周邊開發、多元化社交場景、高頻高效的用戶互動、輕綜藝制作等社區化運營。此舉雖然更容易吸引新用戶和增加老用戶的粘性,提高用戶留存率,但也容易導致陪練師性質出現改變,在集結游戲玩家的同時又模糊了電競行業的競技特質。

        其三,優質陪練師稀缺。今年夏天,我國首批電競專業的本科生正式畢業,但與此同時,“電競人才缺口50萬”的話題也登上了微博熱搜。據公開數據顯示,截止到 2020 年我國電競行業人才缺口已達 50 萬。而電競陪練雖然門檻較低,但是社會認可度并不及其他電競崗位,因此對陪練人才的需求量很大,對經國家審核認證、擁有正規職業技能證書的電競陪練師需求更大。

        電競陪練作為“網生代”的新寵,應該把握機會為電子競技行業進行更高質量的引流,促進行業發展。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劉曠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