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內娛洗牌,黃牛還有機會嗎?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如小強一樣的黃牛黨們,還有機會翻身嗎?

          錦鯉財經 原創  ·  2021-08-27 15:56
        內娛洗牌,黃牛還有機會嗎? - 金評媒
        作者: 錦鯉財經   

        內娛即將迎來大洗牌的時代。

         

        而早在819日,國內首個演出票務領域的行業標準《演出票務服務與技術規范》正式實施,要求每張演出票的編碼都將擁有全國統一標準,包括演出場地、演出場次、演出類型,票務管理系統和票務銷售系統并行。

         

        曾在粉絲經濟里中呼風喚雨的黃牛們,生存空間將會日益縮小。

         

        央視網也曾點評,被透支的粉絲經濟應該整治了。在娛樂圈內卷嚴重的當下,讓粉絲經濟回歸理性的軌道,體現流量背后的真正價值,成了當務之急。而此番針對黃牛生存空間的打擊,意味著曾經張千元門票被炒到599999的情況,將不再出現。

         

        黃牛的存在,曾經讓票價的起伏呈兩極化,圈外的人沒辦法進來,圈里的人也出不去,面對當下的新行業標準,如小強一樣的黃牛黨們,還有機會翻身嗎?

         

        飯圈里的“黃牛經濟學”

         

        之前,實名制以后的門票、車票,依舊可以從黃牛手里買到。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可以說是給鉆空子的黃牛們的標簽,直接導致黃牛市場的泛濫最主要的成因是市場需求大和機制不夠完善,要想徹底杜絕顯然是不容易的,但是可以盡可能的減少票價哄抬事件的發生。

         

        刷身份證乘車的方法有效防治了黃牛兜售車票,但是依舊有黃牛通過網絡購買身份信息先買票囤票,然后聯系買主進行交易,在買主同意之后讓買主在其退票的同時刷新頁面進行購票??此品浅S薮赖霓k法,但是卻是黃牛的新招數。

         

        娛樂圈的高價售票更為常見,楊冪曾吐槽德云社的票三張要兩萬塊,又貴又難搶。

         

        知名演唱會向來一票難求,黃牛手里的票是怎么來的?

         

        單靠機器刷票無法造成大規模的壟斷,還會被后臺攔截,其實主辦方會提前給大戶黃牛預留一些門票,更有甚者為了制造門票一秒售空的假象會給黃牛預留大部分的票,散戶黃牛還是從粉絲后援會買一些門票,票都是被炒起來的。

         

        明知道自己搶不到的票,找黃牛多加錢就能確保拿到,為什么還要自己去搶。提前把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購票要求給黃牛,黃牛利用機器設置好時間,然后根據票價的難搶程度定價。

         

        那沒有注冊信息的票是哪里來的?實名制購票并沒有攔住黃牛的道路,網上4元一個的交易信息,還包含手機號,郵箱,郵箱密碼等,通過搶票軟件幾十趟路線同時開搶。發現被盜的用戶基本上通過修改密碼等方式避免再次被使用,并沒有做出很多反擊的行為,所以販賣信息也變成了一個產業鏈。

         

        除了消費者,獲益者可以是任何人。

         

        黃牛的產業鏈非常成熟,大戶黃牛和散戶黃牛的來票途徑不一,造成了壟斷。聯合黃牛主辦方可以獲得十倍以上的利潤,還可以有效營銷。黃牛本身沒有成本,作為中間商賺取差價。粉絲后援會的內部票直接倒手給黃牛,票沒有一張在官方手中。            

         

        有人說,想去搶不到票,不找黃牛沒有辦法。黃牛也玩心理戰術,越是難搶的票獲益越大,對于不得不找黃牛的想法催生了這個零成本產業的發酵,也形成了黃牛經濟學。

         

        黃牛本身就是游走在法律邊緣的行業,其中賣假票,跑票等詐騙行為十分常見。沒有《演出票務服務與技術規范》的約束,一度呈現十分混亂的現象,各種鉆空子的行為被黃牛拿來當賺錢的工具。買到真票的幾率很是渺茫,即使高價也不一定確保其真實有效。

         

        黃牛經濟學在飯圈的興起主要通過販賣明星的隱私,倒賣門票只是其中的紅利之一。

         

        黃牛對于整個演藝圈是毒瘤一樣的存在,是最大的受益方,還有很強的風險,是演藝圈泡沫經濟的小型縮影。

         

        黃牛行業的興衰交替

         

        對于《演出票務服務與技術規范》的解讀,有幾個關鍵的信息點。

         

        第一,統一全國演出票務的內容、規格、編碼、制作、發行等基本要求,統一全國演出票務的生成、打印、取票、印刷等具體要求。簡單來說,所有的票都有統一的規范,對每一個細節進行規定,讓票不可被復制,給予和轉賣。

         

        第二,統一全國演出票務購票、檢票、退票等全流程的規范化服務。無紙化實名制入場在疫情期間被廣泛推崇,動態的電子碼和0.7/人的通過率,節省時間和成本,減少了被復制的概率。

         

        第三,制訂演出行業的票務基本規則。 無規矩不成方圓,一個行業亂象迭生,本質上是對環境的縱容。出具相關的相關條例,整治亂象,規范行業,是對黃牛產業的徹底性整改。

         

        在每條每例的約束下,黃牛是否會變成代搶票機器?

         

        無法冒用身份信息,也無法多渠道獲得門票,黃牛的用途就剩下搶票了。網絡中“大神”的搶票軟件有著常人無法與之匹敵的速度,在這場搶票大戰中唯一可以勝出的砝碼就是速度快。

         

        和現在的跑腿和代買有著異曲同工的工作性質,很多年輕人不愿意守在電腦旁,找到有經驗的黃牛為其買票,速度和搶到票的幾率都有保障,只要支付對應的酬勞。

         

        早在17年,文化部就曾經發布過《關于規范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三個“不得”,明令演出門票必須通過官方代理平臺發售。

         

        黃牛手中依舊很多“倒票”,這次統一編碼售票,是為了徹底打擊黃牛的倒票行為。但是是否真的讓黃牛無縫可鉆依舊是未知數,連火車票身份證進站都可以找到鉆空子的地方,演唱會門票的這一次整改,也有可能讓黃牛找到新的應對之法。

         

        黃牛即使無路可走,但是演唱會除了門票可以獲得暴利以外,應援周邊,接機行程等都可以是衍生行業。對飯圈最了解的黃牛們,輕易可以從粉絲經濟中吃到紅利,對飯圈的整改勢在必行。

         

        演唱會門票的夭折,整個飯圈黃牛行業并不會坍塌。演唱會門票只是鳳毛菱角,需要低買高賣進行炒作的行徑還有很多,“倒爺”的興衰交替,永遠不會徹底消失。

         

        黃牛消失后的“真”數據

         

        哄抬票價,最有影響價值的是明星本身。

         

        很多人預言,當政策實施以后,觀眾可以看見真實有效的演出數據。對于常年秒沒的演唱會門票,已經成了一個噱頭,當紅藝人的票一定要秒沒,連自己搶都搶不到的風氣一度盛行。

         

        18年張杰的北京鳥巢演唱會,三分鐘賣完99000張門票?!八自捳f得好,有種票叫開始就是結束,有種人叫張云雷?!毕嗦曆輪T張云雷的首場演唱會預售7000張門票秒沒。

         

        娛樂圈膨脹的數據究竟誰是最大獲益方?

         

        有價值不一定有利益。哄抬票價,做高數據捧殺的無疑是明星,但是沒有獲益方。

         

        捧殺的明星并沒有因為虛假的數據而獲得更過廣告主的青睞,畢竟數據只是參考標準,漂亮的數據不代表有力的影響力。當然,也不會給藝人團隊帶來實質性的利益,觀眾的難討好程度不是數據就可以挽救的。

         

        虛假漂亮的數據無疑就是粉絲的自我滿足,花高價給黃牛增加收入。很多人的真心實意遠遠高于自身的經濟水平,粉圈的畸形已經形成 ,泡沫娛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電影票房的數據歷來飽受詬病,虛高的數據也沒有讓中國電影走向國際,愛國情懷賺足了中國人的眼淚,文藝小眾的電影走到了國際的舞臺。數據和榮譽不能兼容,討好大眾的影片沒有內涵,好看的數據帶來的是流量和經濟效益。

         

        虛假漂亮的數據就是資本的游戲,是資本娛樂變現的有效方式。

         

        演唱會門票的真實數據真的會披露在大眾面前嗎?

         

        網購的刷單行徑大家肯定不陌生,給購買者呈現了“真實”的假象。電影票最后一排和角落的連座購買,也是為票房的真實數據制造真實。

         

        黃牛的哄抬票價行為消失以后,必定會掀起一波“代買”門票的風氣。這股風氣的直接操作者依舊是“失業”的黃牛們,黃牛們服務的人群還是主辦方,粉絲群等,只是不能炒作牟取暴利。

         

        一切的源頭都在于非理智追星和行業風氣不正。

         

        央視頻道新聞披露過“數據造假、流量作弊”的典型事件,比如蔡徐坤的專輯微博轉發量破億,某數據公司總裁直言是機器刷出來的。流量為王的時代,這種操作屢見不鮮,自此滋生的產業鏈相當成熟。

         

        數據“真實”在娛樂的泡沫經濟下,只能是人為創造的真實。而如今,這樣的情況還能持續多久?

         

        也許新的風暴即將來臨。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錦鯉財經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