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

      元宇宙,互聯網創新版“水變油”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我們正在拿未來數十年都未必能實現的科技幻想,來彌補現在的創新枯竭。

        道總有理 原創  ·  2021-09-16 15:47
      元宇宙,互聯網創新版“水變油” - 金評媒
      作者: 道總有理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為了盡快改變國內發展現狀,國內掀起了一場崇尚知識、尊重人才的運動,追求科學知識成了所有人的共識,就在全國人民都對新科學新技術翹首以盼的時候,“水變油”橫空出世,引發整個科技圈震動,舉國沸騰。

      一旦這一技術成真,所有人都明白,這對當時的中國和國內科技界,意味著什么。而事實上,這不過是一場驚天鬧劇。水變油就算可能有朝一日會成真,但那屬于未來,并不是當時所處的時代所能實現的。

      如今,這一幕在科技互聯網領域似乎又在上演。創新匱乏,風口難現,資本畏縮的局面之下,整個科創領域急需要一個新的概念振作整個市場。

      于是,元宇宙概念堂而皇之的登上了風口。

      今年年初,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線創作沙盒游戲平臺Roblox攜元宇宙概念在紐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 400 億美元,相較去年約 40 億美元的估值飆升10 倍。這個月,字節跳動收購Pico更是把元宇宙的熱度推向高潮,再加上《失控玩家》上映,元宇宙概念股爆發,這個聽上去極為虛幻的、不著邊際的概念成了資本的香餑餑。

      然而,從互聯網風口的發展脈絡來看,元宇宙的爆火,更像是互聯網創新的一次“水變油”鬧劇。

      臆想出來的“救命藥”

      元宇宙這個概念可能跟水變油一樣久遠了,現在無非是新瓶裝舊酒,被資本和巨頭們重新包裝了新概念。

      搞笑的是,元宇宙的概念重新火到現在,被刷屏、被科普、被討論,但實際上很多人仍然沒有弄懂這個概念,而這種似懂非懂云里霧里的概念,對于科技巨頭和資本來說,最有騰挪的空間。

      事實上,在1992年出版的科幻作品《雪崩》中,作者構建了一個平行于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人們可以在里面擁有一個自己的虛擬替身,這個世界叫作“Metaverse”,也就是類似現在爆火的元宇宙。

      元宇宙所代表的世界,自由度極高,換句話說,你在現實中能做的事情,在元宇宙也能做,而現實中不能做的事情,可能會在元宇宙中實現。

      2.jpg

      就像《失控玩家》中的開放世界游戲,玩家在游戲中可以殺人、放火、搶銀行,對不帶墨鏡的非玩家角色們做任何事情。它和普通游戲的區別在于,元宇宙中的這些行為都建立在高度的沉浸式體驗中,當你殺人、放火、搶銀行時,感覺像真的在實施暴力和犯罪。

      當然,元宇宙的想象空間不是像電影中偏向滿足用戶的暴力需求,而是延展到現有互聯網生活無法觸及的領域,接近于把整個現實世界平移到虛擬中。

      但現在看來這未免太過虛幻。廣義被認同的元宇宙有六大支撐技術,分別為區塊鏈技術、交互技術、電子游戲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網絡及運算技術以及物聯網技術,而單看任何一項,都處于一種技術水平和落地應用跟不上外界期待的狀態。追根究底,當初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概念炒作多火爆,現在就有多尷尬,這和現在的元宇宙如出一轍。

      可為什么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引起了資本和巨頭的競相爭奪呢?其實他們未必真的認為元宇宙會掀起下一代互聯網社交和娛樂模式的變革,更現實的是他們恰好需要元宇宙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新“風口”。

      進入2021年以后,互聯網經濟整體進入了一個動蕩、難熬的時期。一方面,互聯網用戶增長緩慢,已然到達了一個極限,越發困擾著互聯網公司。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最新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10.11億,較202012月增長2175萬,互聯網普及率達71.6%。其中,即時通信用戶規模達9.83億,較202012月增長僅218萬,短視頻用戶規模高達8.88億,較202012月增長1440萬。

      另一方面,監管成為今年影響互聯網公司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從教育到游戲,從社區團購到共享民宿,從影視圈到飯圈…那些曾經引得資本追逐和熱捧的風口及風口上的公司,在野蠻生長的過程中,亂象叢生,現在無一例外地觸動了紅線。

      從這個角度出發,元宇宙這樣一個沒有落地的、虛幻的又能刺激大眾興奮點的概念,在監管時代下似乎安全許多?;ヂ摼W巨頭和資本,就如同古代帝王遲暮之后,一味追求長生,生生臆想出來了長生不老藥。

      互聯網創新的“大潰敗”

      近期,蘋果秋季發布會舉行,每年的這個時候,圍繞蘋果新機都會掀起一波又一波討論的熱潮。然而,不得不承認,蘋果秋季發布會帶給用戶的驚喜已經越來越少,輿論熱潮過后,討論點總會落在蘋果創新乏力、庫克才能不足上。

      蘋果的創新困境,只是整個互聯網經濟創新越來越泯然于眾的一個縮影,在貼有創新乏力標簽的互聯網公司名單中,恐怕要加入很多巨頭的名字。

      2016年,谷歌也舉行了一次發布會,在會上一口氣發布了一大堆的硬件產品,這個東拼西湊的硬件全家桶,因為裝的都是“過時”的產品,而被媒體狠狠地嘲諷了一次。由此,作為美國硅谷技術創新風向標的企業,人們開始質疑谷歌是不是“黔驢技窮”,一位在谷歌任職13年的老工程師公開批評谷歌發布的產品分別抄襲了亞馬遜Echo、WhatsApp和微信。

      硅谷的活力喪失,已然成為一種共識。

      而國內呢?我國互聯網經濟的模式或產品創新,曾一度改變了原本互聯網公司從硅谷復制、借鑒現有模式的習慣,漸趨成為全球互聯網創新的另一個中心。然而,在共享經濟的高潮過后,國內互聯網新事物的誕生和發展套路基本就淪落成找準一個行業進行線上化,繼而融資燒錢、規模擴張、相互爭奪流量。成則剩者為王,敗則一地雞毛。

      這其實不是創新,以往互聯網創新的本質在于變革行業,衍生出一種比現有商業業態更有優勢的新生模式,但現在互聯網的風口中,我們看到的不是對行業的升級,而是干擾甚至破壞。

      比如社區團購,社區團購通過融資,以補貼吸引用戶白嫖,將原有菜攤菜販為主導的商業業態快速破壞,實際上它為商業社會創造的價值卻寥寥無幾。新消費投資熱也是如此,眼見沒什么新賽道了,資本瞄準了我們的餐桌。

      原以為社區團購和新消費已然是國內互聯網創新的一次大倒退,直至元宇宙爆火,這場由概念炒作掀起的虛火從硅谷燒到國內,更像是一場席卷全球互聯網經濟的倒退,以掩蓋整個互聯網創新乏力的事實。

      換句話說,我們正在拿未來數十年都未必能實現的科技幻想,來彌補現在的創新枯竭。

      尤其是外界對元宇宙的暢想,目前來看過于超前了。一方面,作為能夠超過智能手機和個人電腦的下一代主流計算平臺和元宇宙的重要入口,AR/VR還停留在視覺階段,交互很差,用戶根本沒有沉浸式體驗;

      另一方面,一個全新的世界,需要包括游戲、影視視頻音樂內容、辦公與會議體系、虛擬消費品、虛擬房地產、虛擬經濟體系等等,而這些要素在現有的互聯網世界都未必成熟。

      “明日之水”救“今日之火”

      元宇宙的刺激作用已然在互聯網商業中顯現。Roblox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頂著“元宇宙第一股”的光環,Roblox現在的市值高達500億美元。

      無獨有偶,98日,元宇宙概念股集體爆發,股價飆升,最高漲幅達到了44%。其中,中青寶連續兩日漲停,連帶著歌爾股份也收獲了10cm漲停,市值逼近1800億元。字節跳動更是因為高價收購國內VR行業頭部廠商PICO,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3.jpg

      游戲公司們也極為興奮。游戲公司是元宇宙重要的參與者,甚至不排除未來一個開放世界的游戲就是一個元宇宙,由此,備受政策風險左右的游戲公司們似乎找到了一個天然適合炒作、拉動股價的營銷點。像完美世界、世紀華通等,都在向外界透露自己積極探索和融入元宇宙相關元素的信息。

      但元宇宙拯救不了國內游戲公司,同樣也拯救不了國內互聯網。

      近期,A股游戲公司先后披露了半年度業績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A31家游戲公司中,16家出現了營收同比下滑,17家公司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其中7家企業出現虧損。三七互娛、完美世界、昆侖萬維等頭部游戲公司出現營收、凈利雙降。

      游戲公司業績下滑,主要是因為去年同期的業績太過優秀,疫情后便恢復了正常水平。不過可以預測的是,下半年游戲公司的業績不容樂觀。新未成年人防沉迷游戲禁令出臺后,游戲公司都要面臨用戶活躍度降低、游戲流水下降的問題,這在游戲用戶數日益減少的背景下,又增添了營收的壓力。

      參與元宇宙炒作的不只是游戲公司,互聯網巨頭們也在蜂擁而上。比如騰訊,據天風證券梳理,無論是打造虛擬世界需要的引擎工具的締造者Epic,還是AR組件領導者Snap,以及自由表情工具Bitmoji、攝像頭Kit、社交軟件Discord等,都有騰訊投資的身影。

      騰訊和字節跳動正在爭奪和押寶下一場互聯網變革的風口,對后者來講,元宇宙可能涵蓋了下一代社交網絡體系,成為干掉騰訊這一社交巨頭的絕佳機會??墒?,無論是騰訊還是字節跳動,追捧和投資元宇宙似乎都不能解決當下互聯網公司面臨的最大困境,外部不確定性因素或將持續對他們的核心業務產生沖擊。

      對于創投圈,我們看到,元宇宙其實很難成為創投圈的一劑“興奮劑”,緩解創投人士的焦慮。因為放眼望去,除了一些蹭元宇宙熱度的游戲公司,創投圈投無可投,VR創業公司雖然重新得到關注,但過去VR元年的慘痛經歷還歷歷在目,而跟風的游戲公司,他們的行為僅限于炒作概念。想要落地,可能還很久遠。

      從互聯網誕生之初,消費、娛樂、信息獲取等模式的創新,豐富了用戶的生活,到現在互聯網公司圍著一個過度超前的概念,靠想象獲得刺激和高潮,這種演變未免有些悲哀。

      畢竟,元宇宙理論上即使是成立的,但是它也和水變油一樣,并不是這個時代的事情,可以研究,但應該做好長期投入的準備,而不是現在就開始進行概念炒作和收割。

      這不是對科技沒有信心,是對現在這個時代最起碼的理性認知。

      道總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道總有理(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道總有理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