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

      “鏈改”QQ率先落地,消費者、巨頭、中小企業都什么心情?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互聯互通雖是互聯網的一個大方向,但外鏈也是一把雙刃劍,稍有不慎便會劍走偏鋒。

        師天浩 原創  ·  2021-09-17 17:08
      “鏈改”QQ率先落地,消費者、巨頭、中小企業都什么心情? - 金評媒
      作者: 師天浩   

      互通互聯,仿佛回到十年前。

      據報道,9月9日工信部有關部門組織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為、小米、陌陌、網易等企業,召開“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會上,工信部提出有關即時通信軟件的合規標準,要求限期內各平臺必須按標準解除屏蔽,否則將依法采取處置措施。

      緊接著,9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推進制造強國網絡強國建設,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發布會,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指出,保障合法的網址鏈接正常訪問,這是互聯網發展的基本要求。

      兩板斧下來,作為吃瓜群眾看到了一個更開放移動互聯網的可能性。從手機當下情況來看,解除網址屏蔽走了關鍵一步。目前通過QQ可以直接打開淘寶和抖音的鏈接,不再需要通過口令進行APP復制打開,但微信依然尚未解除“外鏈屏蔽”。抖音視頻、淘寶商品頁面轉到微信還是口令亂碼,大家期待的“完全自由”尚未到來。

      這個問題不單是騰訊一方的問題,對抖音的屏蔽是企鵝主動行為,而淘寶的口令亂碼更多責任在阿里上面。巨頭們什么時候全面和解?相信不會等待第三板斧下來,監管機構的面子還是要照顧的。

      做一個假設,不久之后,微信等即時通訊App上我們可以愉快地轉發各種視頻、網頁了,這種“驚天巨變”將對當下移動生態造成強大的沖擊力。作為這波公平行動涉及的三個主要勢力方:巨頭、消費者、中小企業都會怎么看?對這種全新的未來會是什么心情?本篇文章就此細細的分析分析。

      這事要先從瀏覽器說起

      在互聯網發展的長河中,鏈接可以稱其為是網絡環境發展變遷的見證者。PC時代并沒有泛濫的鏈接屏蔽的問題,當時大家的互聯網服務主要在瀏覽器上解決,各種客戶端只是輔助(除了工具、游戲類),從使用頻次上來講瀏覽器的打開率穩居第一,所以不存在QQ屏蔽誰誰網址的問題。

      當時的瀏覽器有多牛呢?2012年360將360網址導航、360瀏覽器原是百度、谷歌默認搜索引擎替換成自家的360搜索,很快就拿下了當時搜索引擎10%的份額。用今天來對比的話,當時的搜索引擎“帶貨”能量也就是現在小號的微信。中文排名第三的搜索——搜狗搜索,也是憑借著搜狗輸入法-搜狗瀏覽器-搜狗搜索這一經典三級火箭模式起家,PC時代瀏覽器有多重要就無需贅述了。

      PC時代,利用“上網終端”地位以屏蔽手段進行商業行為的事,就已經有苗頭了。

      2015年,還是刺頭360,曾推出過360瀏覽器廣告過濾功能,將瀏覽器上百度廣告進行了攔截。即使這樣仍然深受外界指責,在大眾眼里瀏覽器是一個打開網頁的工具,如此做法違背了工具本該有的中立屬性。更早之前,還有360和QQ之間的“3Q大戰”,由于性質不同就不展開講述。

      我們能看到,即使是行為乖張的360,在PC時代也不敢太過分,屏蔽廣告已經是尺度的極限。緣何到了移動時代,這種鏈接屏蔽就成了一種“新常態”了呢?

      首先,手機時代,App成為上網主流,瀏覽器作用直線下降。電腦屏幕小也有十幾寸,大的三四十寸,用瀏覽器打開網頁體驗最佳,而且多頁面瀏覽更是極其方便。打開一排網絡小說、視頻、百科、電商、論壇等頁面,用戶想怎么切怎么切,一邊看小說一邊買東西。所以PC時代除了工具類、游戲類+一個QQ客戶端,幾乎大多數網絡服務還是瀏覽器打開最舒服。

      圖片34.png

      圖片來源:QuestMobile?2020中國移動互聯網年度大報告(上)

      當隨身攜帶的智能手機成為上網主要終端,巴掌大的屏幕(六寸上下)上各種應用App成為主要上網方式。PC時代王者的瀏覽器,在手機上形如雞肋。我們看一下QuestMobile發布的2020中國移動互聯網年度大報告(上)里,瀏覽器滲透率甚至排在地圖、在線音樂的后面,足見地位之下滑,若考慮在線時長的數據,瀏覽器地位恐怕還要往后挪。

      PC變成了手機,不變的是用戶分享興趣,我們在即時通訊App(主要微信、微博)內打開各種鏈接也就成了常態。相比于瀏覽器因歷史原因,外界對其有中立客觀的認知要求。已經事實上是全民瀏覽器的即時通訊(微信、微博),卻無需背負過去瀏覽器的“道德壓力”,這就令即時通訊放心大膽的大開屏蔽鏈接的操作。

      其次,移動時代“跳轉”引流成行業潛規則,鏈接屏蔽也擁有了合理性。PC時代我們打開一個網頁,很少會有跳窗提示你下載客戶端,除了基于不打擾用戶的考慮外,網頁上網是主流習慣也是重要原因。移動互聯網時代wap網頁受限于瀏覽器手機屏幕太小的局限,加之各大互聯網公司/服務投入巨資打造自己的App,導致移動網頁體驗和功能型普遍很差。

      況且很多平臺不僅不把移動網頁當回事,還把移動網頁作為向App引流的“廢物”來利用,致使各種移動頁面體驗差到了極點。很多應用都學會了利用“跳轉”引流這個妙招,這給了微信借機屏蔽的口實。

      即使現在,在微信上打開能打開的資訊網頁、小視頻或電商頁面(京東),在頁面頂部或最下顯眼位置,仍有可直接跳轉App的按鈕。有了這個前提,微信就可以以騷擾用戶、打擾用戶的名義屏蔽各種鏈接。

      當然,這種屏蔽顯然沒有任何公平可言,京東/拼多多可以自由來去,淘寶憑什么不行?視頻號、快手能夠歡快的在微信分享,為啥抖音就成了亂碼?

      最后,各超級App之間,也沒有很強的互聯互通“欲望”。我們將一個百度App上百家號文章分享到微信上,頁面上方有明顯的“App內閱讀”的提示,文章本身部分內容會折疊,折疊處寫著引導用戶App打開的提示語和按鈕,評論區更是只顯示2條,想要觀看更多評論,只能從微信里跳到百度App上。

      圖片35.png

      其實,公眾號頁面也可以通過選擇瀏覽器-選擇百度App來打開,但顯示上也“缺斤少兩”,看不了評論點不了贊/收藏。這種詭異的現狀,一部分原因在于許多各App內容許多功能需要該體系賬號、拓展功能的支持,更多的是大家對于“外站”的網絡服務體驗重視程度都很低。

      以現在各巨頭的技術,不能實現微信內復雜的網頁呈現嗎?肯定不難,但各超級App之間本身就是入口之爭的直接對手,應用內的頁面能支持在另一個App上打開,就已經是“網開一面”,還想要功能齊全?

      如現在小程序生態,除了中小玩家積極以外,超級App幾乎都沒有開發對手平臺上自己主流App的小程序(例如微信上就沒有百度搜索/百度百科小程序)。

      互聯網江湖里,比較硬氣的直接就“反屏蔽”。

      2013年11月22日,手機淘寶宣布正式關閉微信跳轉到淘寶商品和店鋪的通道。與此同時,新浪微博、蝦米音樂等多個接受阿里巴巴集團投資的相關互聯網產品均關閉了微信通道。而微信也將支付寶定義為“違規的第三方平臺”進行和淘寶各類的營銷賬號進行封殺,反屏蔽引發了主動屏蔽。

      2015年,在推出紅包功能不久,支付寶錢包本想借助微信朋友圈的關系鏈點燃搶紅包熱潮。當年的2月2日,支付寶錢包內的紅包功能,增加了微信、朋友圈、QQ和QQ空間的分享入口。然支付寶并未等來搶紅包熱潮,就遭到了微信的全面封鎖其分享接口。當日,支付寶在其新浪微博發文稱,從2月2日下午開始,商戶通過微信公眾平臺開設的店鋪無法使用支付寶收付款。

      或許是嘗到甜頭?或是與阿里戰爭解決了屏蔽口實問題,微信在鏈接屏蔽的路上越走越遠。小編發現,在分享抖音短視頻內容到微信時,不能直接將視頻分享到微信,而是像分享淘寶商品鏈接一樣,出現一堆火星文字,復制鏈接才能觀看視頻。據字節跳動統計數據顯示,自2018年4月11日起,騰訊先后封禁抖音、西瓜、火山、飛書、多閃、飛聊6款字節跳動產品,共波及用戶超10億。

      同時,在騰訊質控字節跳動的文檔中也曾提到字節在自己的平臺中對騰訊系產品也有“防范”,任何提到微信、QQ、微視等字樣或鏈接的內容,通常逃不掉被封殺的厄運。

      至此之后,封閉愈發成為移動互聯網各大小平臺慣用的伎倆,在2020年8月,抖音還宣布第三方鏈接需要通過星圖下單進入直播間購物車,自10月9日起,第三方來源的商品將不再支持進入直播間購物車。

      如今巨頭平臺們已逐漸發展成為了一個個建立圍墻的好手,一味的圈地筑墻也使本開放互通的互聯網成為了一個個封閉的空間。而此次“工信部要求限期解除屏蔽鏈接”或可看成是立于各方“孤島”之上的橋梁,巨頭平臺們或將迎來和解,考慮互相開放生態系統。

      “破冰”的標志性事件:騰訊阿里牽手

      隨著“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的召開,保障合法合規的網址正常訪問被落實,面對監管部門的出手整治,以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為首的互聯網巨頭平臺紛紛表態將堅決擁護工信部決策,并認真落實相關指示。

      而這也意味著平臺之間將會相互開放,互聯互通已成為大勢所趨。有業內人士表示,互聯互通有助于我國的互聯網環境、平臺經濟生態從“各自封閉”回歸“開放”,對用戶體驗、市場競爭環境有多重利好。

      我們看到,在移動互聯網鏈接屏蔽上最典型案例發生在騰訊阿里之間。一個背后是國內最大的即時通訊平臺——微信;一個背后是國內用戶最多的電商平臺——淘寶。社交與購物是生活上兩件大事,這兩App及背后騰訊、阿里握手言和,能否成功,以及合作程度的深淺,幾乎可以看做是鏈接解封痼疾“破冰”的標志。

      由于移動互聯網進入了增長停滯的時代,除了來自監管機構的“撮合”,騰訊與阿里本身也有握手言和的商業動力在其中,這會給各自生態模式帶來沖擊,但也并非完全沒有收益。

      于阿里來說,實現互通是打破增長天花板的重要行動;當平臺互通大門敞開后,將會有一波新的流量紅利形成,阿里也可以通過微信拉新。近幾年,互聯網流量已經觸及天花板,加之拼多多在下沉市場的崛起,阿里的增長壓力變大。據阿里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在中國市場的年度活躍買家為7.79億;2021年第一季度增長至8.11億,環比增幅僅為4%。而阿里的獲客成本也在節節攀升,財報顯示,阿里過去多個季度的獲客成本均超過1000元,位列行業第一。

      而恢復電商外鏈后,阿里則不需要向騰訊支付任何費用,便可輕松獲取微信內的流量。另一方面以阿里生態來看,開放外鏈后隨著微信好友關系鏈的進入,將極大地激活支付寶、淘寶、天貓的社交增長量。

      代價也是顯然的,放開了鏈接,也等于放棄了一定的服務“控制權”。比如,阿里旗下盒馬鮮生于今年4月便低調入駐微信小程序,用戶不僅可以通過盒馬集市微信小程序下單,還可以找微信好友代付付款。還有消息稱淘寶特價版、閑魚均已向微信小程序提交申請,有望入駐于小程序當中,會不會也有支持微信支付的動作?

      目前,QQ也可以直接打開淘寶和抖音的鏈接。但淘寶被解除鏈接屏蔽的短期可能性仍比較小,這對于大多數用戶而言是很遺憾的(許多網友身兼微信/淘寶用戶雙層身份),況且這還涉及移動支付問題,阿里肯不肯允許,至少微信內淘寶移動頁或小程序交易可選微信支付?這是個大問題,將是未來雙方較量的關鍵。

      對騰訊來說,是換取微信支付再增長的一次難得機會;一直以來,支付業務都是騰訊一塊很重要的商務版圖。在騰訊2019年財報數據中,“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的全年總收入為1041億元,其中云服務收入僅占190億元,剩下的824億全部為與支付相關的金融科技,占比高達81.3%。

      由于缺乏深度交易數據積累,騰訊的貸款、理財等其他衍生業務數據一直不太理想,據德邦證券解析數據可以看出,商務支付的收入占騰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模塊總收入的69%,但貸款、理財等其他衍生業務只占11%。而支付寶反應出的數據卻恰恰相反,2020年支付寶的商業支付收入占比為35.9%,其中貸款、理財等其他衍生業務占比高達63.4%。

      阿里想要和微信互通,至少淘寶和微信的互通,騰訊肯定要以支持微信支付作為“籌碼”。這對騰訊來說,不僅擴大了微信支付的應用范圍,也將沉淀更多的交易數據??煽s小騰訊支付業務在貸款、理財及衍生服務等方面的差距。

      之所以未將字節跳動,尤其是抖音單列一方,原因是它只是單純地受益一方,只要微信放開對抖音視頻的屏蔽,抖音立馬就會獲得這塊巨額流量。相比之下,抖音帶給微信的價值卻幾乎不存在,甚至會直接沖擊視頻號、視頻直播等業務的進展。對百度而言,開放外鏈屏蔽價值不大,它更希望其他App允許它的爬蟲抓取內容。

      毫無疑問,互聯互通后的互聯網于平臺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阿里騰訊選擇互相開放生態系統,既有助于平臺間的資源互補,也有利于消費者和市場的發展,于中國互聯網來說這將會是一場巨大變革。

      總結一下,對巨頭而言,在商言商,屏蔽鏈接是為了生意,解放鏈接也能促成新的生意。在監管大棒的壓力下,握手言和是唯一的路,可籌碼怎么兌換就看巨頭在背后如何去談。

      消費者相對淡定,中小企業興趣積極

      誠然,互聯互通已成為當下的討論焦點。

      在讀者群做了一個小范圍調查,站在用戶端來看,大多數反應并沒有這么大。畢竟,過去手機給我們提供的服務已經滿足了大部分需求,微信屏蔽鏈接對消費者體驗的影響有限度。真正從中獲益的是淘寶、抖音的邊緣用戶,資深用戶早早就下載了獨立App,畢竟無論移動端網頁還是小程序,提供功能的豐富程度都要遠遠落后于前者。

      對于邊緣用戶或非主流用戶,單獨下載某個App是不劃算的。如果朋友推薦過來淘寶的網頁或小程序頁,能夠不下載App就直接消費,體驗會更佳。同理,如果抖音視頻可以自由的分享到微信群、朋友圈或私聊中,很多本就不怎么看短視頻的用戶,用這種方式就解決了日常短視頻觀看的需要,也就不必下載一個單獨App。

      上文提到過,移動互聯網時代App成了獲取網絡服務的主流渠道,即使微信已經具備了事實上過去瀏覽器的部分功能,可在微信聊天框、朋友圈直接訪問其他互聯網服務的用戶,大多數也是偶然行為。微信的開放會放松騰訊系外互聯網公司獲客的門檻,可還是不會把微信生態作為自己的主流服務陣地,也就說不會費大力氣把移動網頁或小程序開發的“盡善盡美”,消費者反應淡定也就很正常。

      關鍵的并不在于屏蔽鏈接消失后消費者能獲得多大利益,這種行為背后是消費者自由選擇權的保障,如果微信屏蔽外鏈獲得了極大的商業收益,這將會是錯誤示范,各超級App勢必陷入一種惡性競爭的循環中,最終損害的將是消費者享受多元服務的可能性。

      對中小企業而言,這種屏蔽外鏈“機制”的消失,是百利無一害的好事。

      無論是大企業還是小企業,很理解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商業哲理。單單以短視頻來說,當抖音被封殺,企業想要獲取微信內部的流量,必須要重復搭建微信視頻號這一全新平臺。視頻賬號平臺越多,意味著流量越分散,人力成本上升而運營效益下滑。

      如果解決了微信屏蔽外鏈的難題,很多企業可能就專心運營抖音一家平臺的賬號,將對企業有興趣的網友都聚集在抖音一個平臺上,做起活動和營銷來就會事半功倍。反過來看,對于淘寶商家而言也是如此,無論哪個淘寶店買家總有活躍的和不活躍的,對于一些不活躍的用戶就可以通過運營微信粉絲群的方式將他們聚集起來,直接將微信小程序或移動頁面發給這些不活躍的買家,這種方式要比在微信上單獨開一個“微店”好得多,節省了精力,提高了轉化。

      俗話說,劍有雙刃。

      對外鏈屏蔽的解放,也會帶來很多新問題。站在騰訊為首的平臺企業的角度上,在做好互聯互通的同時,也要守好自身平臺安全這一大關;從目前的輿論來看,關于微信解除外鏈屏蔽的觀點中,圍繞營銷信息泛濫、跳轉信息是否會泄露個人隱私、釣魚網站增加、用戶受騙風險上升等深受人們擔憂。

      面對這些問題時,平臺需要做的就是對于營銷信息的治理。在做好互聯互通的同時,平臺企業應做好自身平臺信息安全的基本保障,特別是用戶隱私保護領域,要幫助用戶完成網站安全的篩選和預警。

      比如平臺在互通之后,應建立起一套屬于自己的鏈接規范,只有經過用戶許可后,外部平臺鏈接才可以推送至用戶,以此避免由于外鏈審核不當被一些不法平臺鉆空子的事件發生。

      站在管理層的角度上,應避免出現新的巨頭壟斷局面;互聯互通雖然可以解決當下平臺間的紛爭,但也有可能出現更大的問題,例如平臺之間的合作,造成新的壟斷局面。

      電信分析師付亮就曾表示,互聯網巨頭們今日打得你死我活,明日又能夠達成協議互相合作的案例比比皆是,互聯互通也極有可能形成新壟斷。若彼時壟斷形成,那么監管難度將會大大增加,而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提前制定互聯互通相關的規章制度,使各平臺形成良性發展。

      總體來說,互聯互通雖是互聯網的一個大方向,但外鏈也是一把雙刃劍,稍有不慎便會劍走偏鋒。

      但無論如何,在萬物互聯的時代下,隨著相關政策的落地,已經打響了互通的第一槍。而未來平臺究竟有何變化,騰訊阿里是否會不計前嫌實現互通、平臺間互通互聯又是福是禍的問題,答案或許已經不遠了。你我吃瓜者,只有搬好馬扎好好看戲。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師天浩

      科技自媒體人,曾就職于 博客中國、互聯網實驗室、百度等公司,鈦媒體認證作者、虎嗅認證作者、砍柴網認證作者、極客網認證作者,百度百家、i黑馬、新浪創事記、艾瑞網、淘媒體等平臺的專欄作者。微信公眾號:shitianhao01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