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一起教育:成于K12,困于K12

        首頁 > 資訊 >正文

        【摘要】

          鏈外參 原創  ·  2021-09-28 14:48
        一起教育:成于K12,困于K12 - 金評媒
           

        近年來在各路資本的加持下,在線教育行業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各大教培機構更是一路扶搖直上。但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原本星光熠熠的K12賽道逐漸趨冷,甚至一度出現了教培機構關停和跑路的情況。

        作為國內知名在線教育企業,一直專注于K12 業務的一起教育科技(以下簡稱“一起教育”)的情況也不容樂觀,這從其近期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就可以看出。

        未命名的設計.jpg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K12仍是營收主力

        近日,一起教育披露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2021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財報。財報顯示,2021年第二季度一起教育的營收為6.71億元,同比增長了147.2%;營收增長推動毛利潤同比增長了143.9%至4.229億元。另外,一起教育上半年度實現營收11.45億元,也同比大幅增長了128.8%。

        作為一起教育的主要收入來源,一起學網校是其營收增長的核心驅動力。財報顯示,二季度在線K12輔導服務的營收為6.62億元,同比增長了163.9%,占第二季度總收入的98.7%;而其他教育服務的收入僅為890萬元,還同比下降了56.9%。

        其在線K12輔導服務收入同比的強勁增長,與其付費課程注冊人數的增加不無關系。一起教育在研發和營銷上的高投入,使其在改善用戶體驗感的同時還擴大了品牌知名度,從而獲得了更多新用戶付費參與課程。財報顯示,截止2021年6月30日,一起教育科技付費課程注冊人次約為118.3萬,同比增長了131.1%。

        其實,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K12業務始終都為一起教育的營收做出過巨大貢獻。早在2018年,有關部門發布了“有害App”的校園禁令后,通過校外在線K12輔導,押注在線大班課業務就成了一起教育新的變現戰略,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K12逐漸成為了一起教育的主要收入來源。據招股書顯示,近年在線K12輔導業務占一起教育營收的比例不斷攀升,已由2018年的30%躍升至2020年的93%。

        作為一起教育的營收主力,K12業務雖然曾經確實助其走出了變現難的窘境,但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一起教育的營收支柱K12業務又再度陷入了困境。

        K12主力身陷囹圄

        從其財報中可以看出,一起教育的K12業務一直在大幅增長,但隨著“雙減”政策的逐步落地,卻也給高度依賴K12業務的一起教育,帶來了一些不利的影響。

        首先,在“雙減”政策落地后,一起教育K12業務營收主力的優勢不再。為響應“雙減”政策的號召,在線教育機構都在對其旗下的K12業務進行大力整改,一起教育也不例外。只不過,一起教育的K12業務占其營收的比重過大,一旦對K12業務進行了整改,就很難保證K12業務的盈利能力,也就不敢保證其仍能在營收結構中占據主導地位。

        其次,是缺乏新的增長曲線為其輸血,一起教育的虧損只會進一步加劇。財報顯示,2021年第二季度一起教育凈虧損為2.667億元,同比擴大了57.16%;上半年凈虧損高達9.264億元,同比擴大了172.96%。一起教育的虧損在進一步擴大,但除了K12業務外,一起教育的自主造血能力十分薄弱,并且暫時還沒有其他業務能夠挑起營收大梁,而沒有了新的增長曲線驅動,一起教育恐怕也只能長期深陷虧損泥潭。

        最后,現金流壓力逐漸凸顯,一起教育通過“燒錢換規?!钡拇蚍ㄒ矊㈦y以為繼。財報顯示,2021年第二季度,一起教育的銷售和營銷費用為3.067億元,同比增長89%,但一起作業的平均MAU為1650萬,同比減少了24%。從數據不難看出,雖然營銷投入很大,但獲客效果卻不盡人意,可想而知一直扭虧無望的一起教育一旦因為沒有充足的資金用于營銷,那么這種狀況就會不斷加劇。

        轉型也難逃陣痛

        在有關部門打出系列“雙減”政策“組合拳”后,高度依賴K12業務的一起教育,亟需通過轉型來探索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就目前來看,轉型對于一起教育來說無疑是一個機會,但轉型的難度卻也不容小覷。

        一來,發力新賽道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一起教育如果“另起爐灶”的話并沒有太多優勢可言。對于高度依賴K12業務的一起教育而言,轉型就意味著要走出原本的舒適圈,而要“另起爐灶”的話,不僅生源結構的關聯度不強,非專業師資想要完成新課程體系的設置和搭建也會有一定難度。在此背景下,一起教育要真正進入新賽道,恐怕需要很長的時間。

        二來,K12賽道玩家的轉型方向基本一致,一起教育在擁擠的新賽道中仍面臨著巨大的競爭壓力。“雙減”政策下,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憑借形式多樣和內容實用等特點,成為了各大教培機構轉型的首選。比如新東方成立了素質教育成長中心,好未來旗下的學而思培優也推出了素質教育品牌——學而思素養中心。而隨著眾多有實力的機構在該領域不斷加大投入,一起教育的壓力只多不少。

        三來,一起教育即便是轉型成功,也不意味著短時間內就會有大批家長愿意為此爽快買單。市面上素質教育類產品繁多,可供家長和學生的選擇有很多。但由于家長和學生對課余時間的安排習慣和消費習慣一時之間很難得到徹底改變,加之素質教育短期內也很難看到顯著成效,所以即便是一起教育能夠做出獨具特色的產品,也不一定就會獲得家長和學生的青睞。

        雖然在探尋新商業模式的過程中,一起教育會遇到多重挑戰,但隨著科技升級逐漸成為教育行業的關鍵詞,以科技助力教育的一起教育仍然有不少的閃光點。眾所周知,教育從來都是一場知易行難的苦旅,而一起教育能否通過研發投入構建科技教育的護城河,并在在線教育領域占據一席之地,或許只有時間才能給出答案。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鏈外參

        專注于區塊鏈新技術的媒體資訊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