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網紅不需要MCN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9月21日,李子柒的中秋主題視頻并沒有如期到來,這場沒有預告,沒有正面回應的斷更讓全網粉絲開始感覺到情況不妙。

          疾風財經  ·  2021-09-29 14:00
        網紅不需要MCN - 金評媒
        作者: 疾風財經   

        9月21日,李子柒的中秋主題視頻并沒有如期到來,這場沒有預告,沒有正面回應的斷更讓全網粉絲開始感覺到情況不妙。

        李子柒斷更已經70多天。隨著李子柒的“消失”, 此前她在綠洲上留下的“報了個警”、“資本好手段”等只言片語也引發了無數的遐想,輿論更是將矛盾集中到了這位頂流網紅和她背后MCN(介于網紅孵化器和網紅經紀人之間的第三方服務機構)微念的利益紛爭上。

        微信圖片_20210929140332.jpg

        消失的頂流網紅

        2016年,杭州微念老板劉同明專程飛往四川和當時已經小有名氣的李子柒吃了頓火鍋并敲定了合作。一個提供內容,一個負責流量推廣,雙方一拍即合。李子柒的視頻在這一年開始出圈。
        2017年,李子柒與微念更是進行了深度綁定,雙方共同成立合資公司四川子柒文化。在專業團隊的包裝和推廣中,雙方也開始擴大李子柒品牌的流量變現通道。
        如注冊海外社交平臺賬號,據海外網紅營銷服務平臺Noinfluencer數據,李子柒目前在YouTube上每個月就有50萬美金左右的廣告聯盟收入,綜合算下來。一年就有將近4000萬人民幣的廣告收入。這還不算國內的視頻平臺收益。
        拋開平臺收益,李子柒電商品牌才是李子柒IP變現的主要方式。
        2018年,李子柒IP在天貓開了旗艦店,上線3天,銷售額就突破千萬,而今天貓店鋪粉絲已經超過600萬。整體商品月銷量高達一個多億,而其中螺螄粉的月銷售額就能達4千萬。據海豚智庫顯示,李子柒電商品牌2020年銷售額為16億。

        微信圖片_20210929140337.jpg


        那么這么高的銷量,李子柒本人能拿到多少收益呢?
        相關平臺數據顯示,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中,李子柒持49%,但公司實際參保人數為0。而杭州微念參保人員為504,但李子柒并不在股東范圍內。也就是說,負責李子柒品牌的運營人員都歸屬杭州微念。因此李子柒個人的收益,僅限于雙方最初約定的收入分成比例。
        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持股比例

        微信圖片_20210929140341.jpg

        圖片來源:天眼查
        值得注意的是,微念幾乎掌握了李子柒品牌的“核心”資產。據查,李子柒在天貓的旗艦店的企業主體也是微念。與此同時,2016到2019年間,微念注冊了200+關于“李子柒”的商標,商品類別涵蓋食品、服裝鞋帽、染料油脂、啤酒飲料、金融物管、餐飲住宿等等。

        微信圖片_20210929140344.jpg


        圖片來源:天眼查

        業內人士猜測,此次雙方矛盾的爆發,很有可能是利益分配不均導致。而一旦鬧掰,或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微念如果少了李子柒這個IP的靈魂人物,粉絲大概率會流失殆盡萎蔫,而李子柒原名李佳佳,由于商標不在自己手中,李佳佳舍棄掉李子柒開個新號東山再起,也必將元氣大傷。

        網紅和MCN相殺

        自網紅經濟誕生以來,網紅和MCN的關系,理論上說應該是相愛多于相殺。畢竟,MCN機構盈利離不開優質網紅的內容創作,網紅也需要借助MCN的力量更加壯大。
        事實上,這些年來,網紅和MCN機構更多的是相互撕扯。
        2020年7月8日,抖音百萬級達人“君言君語”先是在抖音發布了視頻《不想被威脅,所以只能......》,稱拍攝視頻的素材被搶走,暫時無法更新。后又在微博發布聊天記錄,并在評論區表示公司相關負責人借錢不還,涉及金額達到了100多萬,因此與MCN機構協議分手。
        2020年4月13日,博主“林晨同學”在b站發布《親身經歷,曝光某些公司有多黑暗》的維權視頻。稱因為與簽約的MCN公司商業化路徑存在分歧,被公司索賠300萬元。并表示自己并未獲得公司所承諾的運營支持,也從未通過公司獲得任何商業收入。
        同年5月,全網粉絲超過2000萬的Vlog博主“翔翔大作戰”以公司對他沒有任何實質性幫助為由,向其所屬MCN“震驚文化”提出解約,解約函發出后,震驚文化凍結了他的抖音和微博等平臺的賬號。一年多時間,“翔翔大作戰”這個賬號再未更新過任何內容。而這個博主在去年6月份開始在多個平臺以全新賬號“拜托了小翔哥”重新發布視頻。
        業內人士分析,網紅與MCN之間的矛盾,利益分配不均為主要問題。
        很多千萬大博主是在自己還未出圈的時候簽約的MCN機構,沒有話語權,因此,大部分合同利益都會偏向于MCN機構。但隨著博主影響力的逐漸擴大,最初的不平等的簽約合同,必定會成為今后矛盾的導火索。
        一位MCN機構負責人曾經戲稱,自己面臨的最大瓶頸是一夫一妻制,不能娶了所有的主播。因為MCN與網紅之間的關系很脆弱,不是一家人,利益問題總會存在一方吃虧的情況。要知道薇婭與其簽約機構謙尋的穩定性就在于,背后坐鎮的老板是薇婭的丈夫董海峰。
        其次是內容分歧問題。對于博主來說,和MCN簽約不過幾年,但賬號是自己的,如何創造出好的內容使自己的粉絲群體壯大是首要問題。但對于MCN來說,在簽約時間內盡可能實現網紅賬號的流量變現才是最重要的。畢竟網紅的生命周期很短,一直火的博主并不多見。一方面是博主不希望太過商業化從而傷害自己的羽毛,另一方面MCN為了變現沒有底線,最后往往鬧得不歡而散。

        MCN的“坑”

        此次李子柒算是在一定程度上撕開了網紅與MCN機構之間的“遮羞布”。

        MCN幫助創作者完成商業變現的同時與創作者分賬,完成盈利閉環,這就是MCN的工作模式。這看似雙贏的合作,早在網紅和MCN初步接觸的階段就埋藏著未來可能引爆雙方矛盾的暗雷。
        一博主向疾風財經透露,現在身邊的朋友(博主)都不簽MCN,之前簽了MCN的,十個中有九個都是后悔的。
        該博主的抖音賬號在十幾萬粉絲的時候,就已經收到過數十家MCN機構的邀請,其中不乏湖南娛樂這種頭部MCN機構。
        她直言,MCN里面水很深,大部分機構早期都是一種廣撒網的運營模式,即用低成本快速簽約并整合大量的內容創作者,簽完之后就置之不理,讓博主自己去創作,能紅的才能得到相關的支持。
        當MCN機構找上博主,首先是開出極具誘惑但卻沒有實際意義的條件,如公司手握許多商業資源,簽約后不愁商單,簽約博主能獲得流量傾斜,博主只須專心創作等等。但一些MCN其實只是口頭上承諾,也不會把這些內容寫進合同。
        如果博主幸運的火了,MCN會拿出合同,要求對方履行合同義務。博主不愿意配合的話,就會發生矛盾,被沒收賬號,甚至鬧上法庭。如果博主一直沒火又想解約,那可能就要面臨巨額賠償。
        MCN機構的數量近兩年出現爆發式增長,隨著MCN機構越來越多,問題已經不容小覷。網紅被MCN“割韭菜”的案例多不勝數,而MCN機構的存在至今也是貶大于褒。
        疾風財經創始人李崇磊認為,未來網紅和MCN的合作或可參考體育經紀行業的成熟模式,即將網紅的收入分為職業收入(賽場收入)和商業收入(代言收入),職業收入部分分成比例3%-10%,而商業收入部分分成比例最高不超過20%。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疾風財經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