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數字音樂洗牌并沒有結束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

          鏈外參 原創  ·  2021-10-11 14:06
        數字音樂洗牌并沒有結束 - 金評媒
        作者: 鏈外參   

        在線音樂在國內的發展史,與國內互聯網的發展史幾乎不相上下,互聯網從PC到移動的兩次大轉型,更是讓在線音樂在行業內部完成了大洗牌。在移動化大潮下,掉了隊的百度音樂(千千靜聽)最終以出局而告終,而抓住時機的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則因此奠定了“兩強”格局。

        如今隨著獨家版權被解除,格局已定的在線音樂市場再次掀起了驚天巨瀾??拼笥嶏w、字節跳動等大廠輪番進入在線音樂領域,更讓沉寂已久的在線音樂再度吸引了外界的目光。

        493.jpg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主打AI的訊飛音樂

        9月26日,科大訊飛在北京舉辦了主題為“音AI而聲”的訊飛音樂廠牌發布會,正式宣布其進軍音樂產業??拼笥嶏w的系列動作看似突然,實則早有“預謀”。早在2013年,科大訊飛就曾推出一款名為“個性手機鈴聲”的鈴聲剪輯APP,主打鈴聲合成技術;在這之后,它又推出了搭載內容推薦功能的酷音鈴聲APP。

        不過,科大訊飛在音樂領域的諸多試水,并沒有取得預期之中的效果,兜兜轉轉之間科大訊飛在在線音樂領域仍然是籍籍無名。與以往不同,此次“訊飛音樂”廠牌的推出,或許將首開其深入探索在線音樂的先河,這從其披露的諸多信息可以一窺端倪。

        比如,在業務范圍方面,其經營的范圍涵蓋了音樂品牌營銷、藝人經紀服務、媒體運營、文化產品等眾多業務品類;在廠牌調性方面,訊飛音樂更加強調其AI技術屬性以突出其品牌辨識度。例如,在音樂評估、定向推廣、輔助創作等方面,科大訊飛基本都引入了自家AI技術。此外,訊飛音樂還推出主打AI+概念的詞曲交易創作平臺“詞曲家”,目前已經積累了詞曲數萬首。

        擁有豐富的詞曲和廣闊的業務生態還不夠,要想打響廠牌音樂知名度還需要用戶認可才行。根據科大訊飛的說法,訊飛音樂旗下歌曲截止目前總播放量已經突破了200億次,播放量過億歌曲也達到了30余首。若只從單曲目數量來看,其與TME、網易云音樂等大廠尚無法相提并論。但從單曲播放量的角度來看,訊飛音樂歌曲的用戶還是相當“廣眾”的。

        而訊飛音樂選擇做AI音樂廠牌,也是有多方面考慮的。一方面,作為深耕AI技術領域多年的行業巨頭,科大訊飛的AI技術在語音合成、AI變聲、歌曲測試方面,具備廣泛的應用前景;另一方面,此前關于音樂版權的存量之爭已經因為“反壟斷”而告終結,版權開放帶來的行業競爭得以重新煥發光彩,此時入局正當其時。

        起死回生的蝦米音樂

        就在訊飛音樂入局不久,從前已經宣告“死亡”的蝦米音樂,也再次以公告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回歸。

        9月24日,蝦米的官宣復出,徹底點燃了從前為蝦米“生不逢時”而關停的用戶熱情,相關輿情也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引發了巨大的關注量。不過,從蝦米回歸后的定位來看,“復活”的蝦米早已經與從前的蝦米大不相同了。

        例如,回歸后的蝦米基于場景、內容和音樂人三塊兒,分別推出了音樂演出業務、蝦米OST子廠牌、新人發掘服務體系等等,其核心都瞄準了線下演出市場,這與從前主打聽歌的音樂播放平臺決然不同。而蝦米做出這樣的定位,則是各方面權衡后的結果。

        一方面,新成立的蝦米將與原本主打線下演出票務的大麥網合并,這使其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對接大麥網多年積累下來的行業資源,不至于完全從零起步。大麥網深耕行業多年,借助其深厚的行業積淀,以及其與大到迷笛、摩登天空這樣的音樂節專業戶、小到各城市的LiveHouse、戶外舞臺、藝人工作室建立的良好關系,蝦米音樂可以迅速切入線下音樂演出這個全新的市場。

        另一方面,過去蝦米音樂的線上影響力仍在,這對其轉戰線下演出市場極有幫助。作為曾經業內聲名在外的玩家,蝦米音樂在線上音樂市場具備較大的行業號召力,這也是其在被關停之后仍被粉絲緬懷的原因。而隨著蝦米音樂轉戰線下演出市場,這種強大的號召力無疑會對其低成本獲客帶來極大的便利。

        先行一步的TME Live

        近年來線下演出市場的蓬勃發展,本質上反映了消費者對音樂場景體驗的改變,而這也正是諸多大廠競相入局廠牌音樂的根本原因。而基于場景音樂的布局,騰訊音樂早在2020年初就已經開始介入了。

        當時,騰訊音樂提出了成立全景音樂現場娛樂品牌“TME Live”,并采用線下籌辦+線上直播以及純線上呈現兩種形式。隨后TME Live更是作為騰訊音樂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騰訊音樂的年報中被予以重點披露。

        在2020年騰訊音樂的財報中,對TME Live有這樣的評價:“TME Live通過與全球百余位知名音樂人合作,舉辦超60場線上演唱會。同時通過品牌合作、增值服務,開拓出更多商業化渠道?!笨梢?,TME Live在騰訊音樂諸多業務中的重要地位。

        當然,仔細對比騰訊音樂與蝦米音樂的布局,還是能夠看到明顯的區別。比如,被整合進大麥網的蝦米音樂,明顯是在試圖走一條差異化的場景音樂發展之路;而擁有海量版權資源和用戶流量的騰訊音樂,目前的著力點仍主要在線上。

        另外,“復活”后的蝦米音樂則更偏重于探索獨立音樂的方向。無論是從野孩子到秘密行動,從萬曉利到joyside,演出陣容中沒有流行大咖,目標直指獨立音樂愛好者群體,這也算是蝦米音樂在做線下音樂上的一種開創性嘗試。

        而在做TME Live的思路上,騰訊音樂走的卻是大咖、大市場路線,通過匯聚如毛不易、張杰、汪蘇瀧、劉若英等一眾頂流來為品牌打開市場。顯然,在傳統在線音樂市場保持“一超”地位的騰訊音樂,在進軍新領域之后依然保持著大開大合的行事風格,試圖在新領域繼續先聲奪人。

        廠牌音樂的全新未來

        盡管無論是在起步時間、具體路線還是在側重點上,蝦米音樂和訊飛音樂都與騰訊音樂有著明顯不同,但在拓展場景音樂的風向上,三者都基本一致地指向了廠牌音樂,這也預示著廠牌音樂市場或將重演曾經的巨頭搏殺,而整個數字音樂行業的軌跡也在因此發生著明顯的偏移。

        首先,諸多廠牌音樂入局利于推動行業的良性競爭,打破傳統的版權競爭博弈。過去騰訊音樂憑借著控股中國音樂集團,推動QQ音樂、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三大平臺的合并,占據了超過50%以上的國內在線音樂市場,并通過大規模版權采買和投資“三大”世界音樂廠牌(索尼、環球和華納)股權的方式,從源頭上形成了獨家版權壁壘,從而形成了一家獨大的超然地位。

        但獨家版權讓版權的流動性降低,廠牌音樂也日漸進入到了“圈地自肥”的歧路上去了。以環球音樂為例,其在之后的一段時間內保持了連續多年的業績正增長,而這種增長正是通過“版權費”和“保底費”的方式實現的。對于行業而言,這種資源高度集中的廠牌音樂發展模式,顯然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而獨家版權的打破以及新廠牌的入局,無疑會打破這一傳統。

        其次,諸多廠牌的入局有利于形成以鼓勵原創、拓展增量內容的新發展格局。如果說過去版權是架在數字音樂行業頭頂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的話,如今伴隨著版權的“解禁”,這一切將歸于煙消云散。

        而隨著版權壁壘被打破,行業對原創內容正表現出前所未的渴望。有比如,騰訊音樂先后發布了原創音樂人計劃和伯樂計劃,來吸引原創音樂內容的發展;網易云音樂也推出了“石頭計劃”來扶持原創音樂;諸多新加入的廠牌如訊飛音樂等,也把內容原創看做是自己進軍音樂產業的全新目標。

        而隨著諸多廠牌的入駐,以及各大平臺對原創音樂內容的鼓勵,行業將有望重新回歸到鼓勵內容創新的方向上去,屆時行業或有望重現曾經華語樂壇百花齊放的繁榮景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鏈外參

        專注于區塊鏈新技術的媒體資訊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