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97ii"><noscript id="x97ii"></noscript></dd>
    1. <li id="x97ii"><acronym id="x97ii"></acronym></li>
      <rp id="x97ii"></rp>
      <dd id="x97ii"><pre id="x97ii"></pre></dd>

      B站救不了紀錄片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或許紀錄片不是困在了題材里,而是困在了年輕人身上。

        道總有理 原創  ·  2021-11-18 14:23
      B站救不了紀錄片 - 金評媒
      作者: 道總有理   

      “未來總有一天,一位科學家將與外星人對話;另一位科學家,將發現星際航行的秘密……也許那位科學家,就是你?!?/span>

      當劉慈欣在科學紀錄片《未來奧德賽》首發預告說出這段旁白時,B站的彈幕頓時被網友一排排“來了來了”“打卡打卡”給刷屏。11月份,B站宣布從今年年末到2022年將陸續上線21部紀錄片,翻看B站任何一部紀錄片,無論題材如何,彈幕排面都得先激動地走一波。

      年輕人變了,從《舌尖上的中國》與《人生一串》帶火傳統街頭煙火的那一刻起,他們的下飯劇榜單里就多了無數部枯燥且有趣的紀錄片。 據統計,90后和00后成為當前紀錄片的主要受眾群體,去一年B站紀錄片累計觀看人數達到了1.3億,累計時長超2.5億小時。

      紀錄片在年輕群體間迅速躥紅要追溯到2018年。

      這一年,《如果國寶會說話》戳中網友們的萌點,《人生一串》掀起燒烤江湖的草莽風云,《風味人間》繼續“舌尖”話題……彼時,中國紀錄片產業投入規模達到46億元,愛奇藝、B站以及騰訊優酷紛紛亮起目光,流媒體的紀錄片投入從2013年投入占比僅為4%,至2018年占比已達24%。

      如今,三年時間過去了,愛優騰漸漸褪去熱情,只有迎合年輕人的B站還在堅持,可惜年輕人與小破站都未必能將紀錄片“奶”起來,反而像是成為了深陷營銷熱情的B站的又一個噱頭。

      被利用被嫌棄的紀錄片的一生

      一直以來,紀錄片多多少少與商業主流絕緣。這是紀錄片自誕生以來就攜帶在骨子里的基因,它們的出現往往不回避任何現實痛點,不掩飾絲毫廣泛的生活矛盾,泛意義化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大于傳統影片的商業主義。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批影片就是紀錄片。1895年,巴黎卡普辛大道14號大咖啡館的印度廳內正式公映了好幾部紀錄當時真實生活的實驗性影片,包括《工廠的大門》、《火車到站》、《嬰兒的午餐》等等。

      真實性是紀錄片最關鍵的形式核心,也正因為如此,紀錄片成了歷史上不少導演追求藝術的必經之路,是電影工業發展史里現實美學的縮影。就算在1920~1930年代,美國好萊塢電影進入全盛時期,依舊有一部分人在堅持紀錄片。

      彼時紀錄片導演以“藝術家”自居,紀錄片一抓一大把。比如最熱衷紀錄片的約翰·格里爾遜有《飄網漁船》,P.羅沙拍了《交接點》、《船塢》,H.E.安斯戴與A.艾爾頓合拍《住房問題》,伊文思一部《博里納日》……

      但那個時候,無論電影人如何狂歡,紀錄片始終困在導演們自己的藝術幻想之中。直到1922年,“紀錄片之父”弗拉哈迪的《北方的納努克》問世,這部紀錄片在某種意義上拉開了世界紀錄片征程的序幕。

      隨后是1956年,一部關于二戰的紀錄片《夜與霧》被推至紀錄片電影史上的至高位,并在第89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獲得了最佳紀錄片獎。坦白來講,《北方的納努克》《夜與霧》兩部紀錄片徹底扭轉了影視領域單一的娛樂性質。

      國內的紀錄片電影大約拍攝于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鏡頭下基本都是一些大眾社會風貌或者歷史人物傳記。1953年7月,北京建立了中國第一個攝制新聞片和紀錄片的專業機構——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百萬雄師下江南》《非洲之角》《在激流中》隨之誕生。

      可泛娛樂化主宰影視市場不是一朝一夕,在這種宏觀語境下,紀錄片一直空有美名,誰也不愿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2010年紀錄片發展研究報告》顯示,紀錄片制作方主要為CCTV10、CCTV3、上海紀實頻道、重慶科教頻道等紀錄片頻道,多為電視臺機構。在年輕人涌入B站追紀錄片時,幾乎沒人對這種片子感興趣。

      2010年,中國紀錄片頻道收視率最高的上海紀實頻道,平均收視率僅為0.2%,BBC紀錄片的經費成迷,國內的影視資本卻不樂意燒一把冷灶。直到2012年,《舌尖上的中國第一季》橫空出世,平均收視率達到了0.59% 。

      據悉,《舌尖上的中國》是一次國度特色出圈,該片創下了單集25萬元的銷售紀錄,銷往30多個國家和地區,播出覆蓋領域達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國內長時間備受冷落的紀錄片市場被“舌尖”大幅度激活,資本這才聞風而來。

      就在“舌尖”播出一年之后,據北京師范大學紀錄片研究中心統計,2013年民營機構的投入總量為3.77億,較2012年的2億元增長88%。2016年,《我在故宮修文物》再次迎著國潮走紅B站,紀錄片在視頻平臺一時間炙手可熱。

      B站出手最快,一舉獲得145 部紀錄片版權;愛奇藝與BBC、CNEX等紀錄片出品方搭上了同一條線;優酷與美國國家地理共同出品中國版《被點亮的星球》;騰訊視頻也與包括BBC在內的14家國際機構合作牽手合作。

      2.png

      紀錄片真的火了嗎?資本一味地迎合能將曾經無人問津的片子帶到主流文化的風口之下嗎?北京師范大學紀錄片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紀錄片公眾形象調查》顯示,48%的城市居民不知道紀錄片,28. 3%的公眾近半年內沒看過紀錄片。

      這個數據似乎與紀錄片市場想象得有些出入,何況《南方都市報》的報道顯示,紀錄片行業整體的盈利比例僅5%~10%左右。如今距離“舌尖熱”即將過去十年,無論是后來的《我在故宮修文物》,還是《人生一串》都再也沒有重現過當年的輝煌,資本儼然變成了昔日的“約翰·格里爾遜”。

      紀錄片困在題材里?

      “一個國家沒有紀錄片,就像一個家庭沒有相冊?!敝抢o錄片導演顧茲曼曾經這么形容紀錄片,在沉默的鏡頭下,任何渺小的事物都能被無限放大。早期紀錄片從來不缺素材,19世紀末,紀錄片導演的鏡頭里,可以裝下一整個世界。

      比如俄國的沙皇加冕、英國的英王親臨奧林匹克開幕式、西班牙的斗牛、澳大利亞的競走……一一被搬上大銀幕,南極冰川,沙漠雨林,地球的角落里隱藏著無數等待挖掘的秘密,《北方的納努克》就是導演弗拉哈迪隨著一個探險隊到加拿大探礦,記錄的愛斯基摩人的生活,據說當時拍了3萬英尺的底片,可惜后來一場火災付之一炬。

      紀錄片秉承著客觀主義,時至今日,內容更加細分,人文歷史、太空科幻、從市井煙火到山山而川,每一種鏡頭痕跡都能俘獲一票忠實粉絲。只是有些遺憾,這幾年隨著資本入局,紀錄片的題材反而越來越匱乏。

      誠然,紀錄片從來安貧樂道,資本盯著這一領域無非是想趁著熱度輕松復制無數個爆款,前人栽樹后人乘涼,《舌尖上的中國》后時代,美食主題在五湖四海的中國味里被打撈了一個遍,年輕人的紀錄片榜單中能不能下飯是第一要素。

      不可否認,美食紀錄片的確容易出圈?!度松淮菲屏薆站的紀錄片播放記錄,《風味人間》播放量破9億,一時間,各大平臺都是“滿漢全席”。騰訊視頻有主攻火鍋主題的《沸騰吧火鍋》;愛奇藝有《此食此客》《天下一鍋》,還打造了中國首部“史食”紀錄片《饕餮中國》;優酷推出講述市井美食的《江湖菜館》。

      3.jpg

      即便年輕人再能吃,面對一桌桌的互聯網流水席也會實難下咽。但沒辦法,企鵝影視紀錄片部就曾透露過,美食類紀錄片是最受關注、更容易收回成本。美食獨霸紀錄片市場的局面直到2020年以后才被打破,這一年,抗疫紀錄片取而代之。

      《人間世》、《中國醫生》一度躋身華語劇集榜單TOP5,均分超過9.2。接下來資本的動作分外熟練,很快愛奇藝推出《我的硬核社區》;優酷先后推出了《冬去春歸》、《第一線》;騰訊視頻也推出了《醫者2020》。

      此外《正月里的堅持》《第一線》《終南山》刷屏抖音快手。在中國紀錄片產業服務平臺發布的調研中,48.86%的紀錄片從業者表示參與過抗疫題材的拍攝,計劃參與的從業者占比53.41%。

      紀錄片相輔相成了這么多年的形象性與思辨性,到了資本這里,統統化為制造爆款的工具,畢竟長視頻平臺早在幾年前就陷入了泥沼。紀錄片并不是資本手里的傀儡,然而從這一題材跳到另外一個題材,短時間內都是換湯不換藥。

      資本可能忽略了,這些年我國紀錄片不止一部《舌尖上的中國》?!抖吩谖⒉┮煤侮?、吳京、舒淇、李晨等一眾明星藝人的轉發支持,排片從1%上升到1.2%,沒多久又增至1.5%。央視紀錄片《鳥瞰中國》也曾摘得紐約國際電影電視節金獎,《河西走廊》豆瓣評分9.7分。

      這些片子沒有那么強的趣味性,也未必能在短視頻里一傳十,十傳百。

      很明顯,紀錄片的題材一旦偏離年輕人聚集的流量軌道,資本的反應顯然就沒有那么熱絡。騰訊視頻V世界大會上,企鵝影視高級副總裁毫不避諱地將紀錄片的核心用戶鎖定在年輕人身上,“ 跟傳統理解的紀錄片市場有所不同,我們希望做泛紀錄片的市場。只做給年輕人看,核心是18到29歲的年輕人,激發年輕人對紀錄片的觀看欲望?!?/span>

      或許紀錄片不是困在了題材里,而是困在了年輕人身上。

      紀錄片越來越不像“紀錄片”

      紀錄片行業里有一個共識:大家不約而同地轉行去拍綜藝了。

      而真人秀的圈子里,紀錄片的痕跡也越來越清晰。淘金地一般的影視行業,紀錄片是出了名的“鹽堿地”,投入和產出嚴重不對等已經成了心照不宣的事實。在國產劇流量演員五官亂飛,特效連五毛都嫌多的當下,紀錄片制作的時間成本與金錢成本卻居高不下。

      不說工程量龐大的頭部片子,小成本的制作跨度也永遠無法趕超傳統影視的流水線速度。例如《大三兒》從籌備到制作完成用了四五年時間,《城市猴子》素材跨度達十年,《長江之戀》在十二個省市進行踩點。

      很多體量不大的工作室還沒賺錢就倒在了變現的路上,好在綜藝成了紀錄片人的“收容所”?!镀嬗鋈松贰锻涣瞬蛷d》《是面包,是空氣,是奇跡啊》以及央視的《你好生活》看似是綜藝,其實拍攝風格與內容早就與紀錄片相融合。

      或者更確切地說,是紀錄片在向綜藝“借光”,要想撬動年輕人對紀錄片的興致,單純靠幾頓燒烤是無濟于事的,更高的招數一個接一個。

      只拍城市過于無聊,《奇妙之城》立刻去請了肖戰,《面包》溯源異國文化,旅途太枯燥,所以節目里有了夏雨跟陳粒?!读瞬黄鸬慕橙恕氛埩肆种玖?,《百心百匠》徹底是一出“明星變形記”。

      傳統的紀錄片的觀眾以精英男性為主,但2019年以來,觀眾群像朝著女性化與年輕化發展,美食紀錄片《大地私宴》女性用戶比例達到了65%,觀察紀錄片《他鄉的童年》女性用戶比例更是高達76%。

      《奇妙之城》,女性觀眾比例達到了79%,18-34歲的年輕觀眾比例達到了70%,《我的時代和我》女性觀眾達到80%,《街舞中國》的年輕觀眾達到了70%,《了不起的匠人》年輕觀眾達到72%。

      數據顯示,國產紀錄片的用戶構成中,35歲以上的觀眾只占12%,在某些熱門的紀錄片中,35歲以下的觀眾占比能高達95%以上。以往的紀錄片無法共情新生代,據說《面包》在2015年去提案的時候,經常碰到一個詞叫“網感”,而判斷一個節目是否具備網感,則要看團隊有多少90后。

      這邊紀錄片請個明星造一下氛圍,那邊紀錄片甚至玩起了鬼畜,《如果國寶會說話》的形式與泡面番如出一轍。不難看出,紀錄片越來越不像紀錄片,新形式下,除了觀眾看點在變化之外,這種制作方式顯然更節省成本。

      另外,紀錄片很難再回歸陽春白雪,資本的推波助瀾讓這一領域嘗到了商業化的甜頭,《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赫然是軟廣現場,評分只剩下第一季的一半?!度松淮返诙狙┓鹛m、維他奶、云南白藥牙膏、餓了么爭相斗艷。

      更財大氣粗的品牌方直接定制紀錄片,例如《城市微旅行》與《進藏》是寶馬MINI的宣傳片,飛豬APP有定制紀錄片《去南極》。有意思的是,這些品牌紀錄片的口碑反而沒有軟廣泛濫的獨立紀錄片那么爛,《進藏》的豆瓣評分8.1;《去南極》播放量3500.7萬次,豆瓣評分8.7。

      紀錄片掙扎在資本的漩渦里,俗世一腳踩下去,明哲保身很難,兩全其美的卻也沒幾個。

      道總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道總有理(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道總有理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国产又大又硬又粗又爽又长

          <dd id="x97ii"><noscript id="x97ii"></noscript></dd>
        1. <li id="x97ii"><acronym id="x97ii"></acronym></li>
          <rp id="x97ii"></rp>
          <dd id="x97ii"><pre id="x97ii"></pre></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