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

        P2P協會被稱“草臺”協會 深陷“羅生門”

        首頁 > p2p行業 >正文

        【摘要】雖然互聯網金融“基本法”已經出臺,但在監管政策尚未落地、魚龍混雜的大環境下,各路行業協會、自律聯盟層出不窮。

          cuiting  ·  2016-08-09 10:30
        P2P協會被稱“草臺”協會 深陷“羅生門” - 金評媒
        作者: cuiting   

          雖然互聯網金融“基本法”已經出臺,但在監管政策尚未落地、魚龍混雜的大環境下,各路行業協會、自律聯盟層出不窮。

          對于P2P公司而言,加入這類行業協會組織,一方面可以資源共享、抱團取暖;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行業地位,增強公司信任度。這其中,也有不少掛羊頭賣狗肉、企圖混淆視聽的“草臺”協會,令本就缺乏監管的網貸市場更加混亂。

          【部分自律組織門檻低過P2P】

          如今,P2P平臺發展迅速,魚龍混雜的現象也充斥其中,跑路、自融、非法集資、詐騙等問題屢見不鮮,依靠著某某協會的背景,往往能提升投資者的信任,為自身增信,協會也能以此收取費用,這樣花錢買增信的游戲才有了發展的空間。

          自去年以來,北京、上海、深圳、武漢、江蘇、貴陽等地均成立了互聯網金融協會,而自律聯盟等各種聯盟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甚至有網貸行業人士笑言,“有些互聯網自律組織門檻比P2P都低”。

          某地的網貸協會甚至還曾流出過一張會費管理照片,上面明碼標價:會長200萬元,常務副會長、監事長100萬元,副會長50萬元,會員25萬元,專業委員會委員12萬元,觀察員6萬元等。

          而另一個南方某地的互聯網金融協會的收費標準是這樣的:會長單位每年會費6萬元、常務副會長單位每年會費4萬元、副會長單位2萬元、理事單位1萬元、一般會員單位1000元。該協會更表示,已開始制定并執行會員差異化服務辦法,根據會員級別和對協會的支持力度提供差異化會員服務,以進一步滿足不同級別會員的差異化服務需求,儼然一副公關公司或廣告公司的口吻。

          在這種混亂的局面下,一些協會以收錢、替P2P站臺為主營業務,對會員單位沒有嚴格的準入機制,淪為某些P2P平臺信用背書的“槍手”,投資者的資金安全并不會因為P2P平臺是某協會會員單位而增加保障。

          【誠信聯盟陷入“羅生門”】

          近日,網上的一則新聞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這篇被門戶網站轉載的新聞稱,中國互聯網金融誠信聯盟出現人士調整,袁善祥不再繼續擔任該聯盟秘書長職務。

          曾因開辦教育培訓機構涉嫌違法而被央視曝光的袁善祥,成為了中國互聯網金融誠信聯盟的秘書長。如今又突然卸任,原因幾何?

          該新聞稱,中國互聯網金融誠信聯盟是全國性、行業性、非盈利性行業自律機構。聯盟近日收到全國部分區域的連續舉報,稱有人以聯盟的名義收取不合理費用,圖謀個人私利,給聯盟造成惡劣影響。袁善祥作為聯盟的秘書長,對此負有重要責任,考慮到聯盟的穩定和發展前景,袁善祥已不適宜繼續擔任聯盟秘書長,由聯盟執行主席郭建軍兼任秘書長一職。

          該新聞也指出,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不是聯盟指定的運營單位,該院所從事的任何活動均與聯盟無關。同時,袁善祥所進行的任何未經聯盟授權的事項也均與該聯盟無關,所產生的法律后果均由袁善祥本人承擔。

          不過奇怪的是,記者上周對此事求證該聯盟人士,該人士則表示,袁善祥依然擔任秘書長一職。 針對此事,記者昨日向袁善祥本人求證,他表示,目前還擔任中國互聯網金融誠信聯盟秘書長,沒有對聯盟工作產生影響。對于上述新聞,袁善祥表示,“不知道消息是從哪里出來的,目前在出差,回去以后要調查一下”。

          不過,從該消息出現之后的四五天時間里,中國互聯網金融誠信聯盟一直沒有對外發布任何回應,也沒有進行辟謠。

          同時,就在昨日。記者多次嘗試登錄該聯盟網站時,卻發現該網站始終無法打開,令人對該聯盟是否正常運營再生疑竇。對此,袁善祥表示可能需要聯系一下技術人員。

          看起來,這一消息似乎是一個烏龍事件,但根據該聯盟此前公布的信息顯示,聯盟由中國社科院對外經貿國際金融研究中心、中國商業文化研究會道德建設委員會聯合工業信息化部電子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發起組成,但聯盟本身并不是一個獨立法人單位,其代為運營機構為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

          令人疑惑的是,一個是被曝出“袁善祥成立的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不是聯盟指定的運營單位,該院所從事的任何活動均與聯盟無關”;另一個是聯盟網站披露的“代為運營機構為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兩個矛盾說法,究竟哪個是真?

          記者調查發現,袁善祥正是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的自然人股東之一。根據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北京)顯示,北京互聯新興經濟研究院的出資人只有兩名,分別為柏云會和袁善祥,柏云會是該公司法人代表。

          雖然該聯盟成立時間只有一年多,但在網絡上可以很容易搜索到該聯盟奔赴各地P2P進行調研、考察的新聞,多為不太知名的平臺。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所謂的誠信聯盟并沒有辦太多實事,他們平常走訪調研的平臺多為一些不知名的小平臺,但會拉上兩家大平臺加入。初期宣稱是不收入會費,但是后期聽說要收取,最終我們沒有加入。除了入會費,他們時常還要搞些新書發布之類的活動,讓P2P平臺進行贊助?!?/p>

          而在調查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更是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線索。早在2010年,袁善祥就曾登上過CCTV經濟半小時欄目,成為“名人”。其開辦的天津中天博達教育機構,利用黑客侵入中國教育考試網、江南大學網絡教育學院等網站,替學員辦理計算機三級、公共英語二級證書。就在學生發現證書有問題之后,2010年5月,濟南章丘警方將袁善祥抓獲歸案。對于2010年的事件,袁善祥表示,“確實有這件事,對這件事我也很坦然”。

          【行業協會難替政府背書】

          民政部去年曾經做過一個調查統計,截至2014年4月,全國總計有近7萬個行業協會商會,其中全國性的行業協會商會約有800多個。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肖颯表示,從法律上來說,諸多的行業協會商會其性質為社會團體法人,并非是國家機關。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的行業協會也是如此,只要符合協會成立創設的一些基本條件,便可以組成一個行業協會,并不存在國家層面的強制性統一規定,因此行業協會的水平參差不齊,不乏諸多機構松散、管理渙散的協會。

          加入互聯網金融領域的行業協會并不表明平臺有了政府的信用背書,信用層級會變得更高。甚至個別的行業協會會明碼標價,出錢就能成為會員,協會并不會按照規定的入會標準對平臺進行審核,如此做法會給投資人造成一種假象,擾亂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秩序,最終影響行業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發布之后,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也正在醞釀當中。該協會屬于央行下屬的一級協會。目前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人選已敲定,前央行副行長李東榮有望擔任會長一職,最終任命還需要監管層批準。

          同時,記者也了解到,目前央行主辦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正在選址過程中。肖颯表示,將來隨著互聯網金融協會的組建,各地互聯網金融平臺加入行業協會將成為一種風潮,各方平臺紛紛擠破頭皮想要穿上黃馬褂。但這些都是錦上添花,要緊的還是踏踏實實做好業務,自身做強做大。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cuiting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th id="9ne7z"></th>
              <span id="9ne7z"></span>
            1. <dd id="9ne7z"><track id="9ne7z"></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