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

      以規避風險為主旨的監管,其前提應該是“容錯”,而不是“嚴禁”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監管不會允許新模式的發展太過“出格”。當前的監管思路,存在的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讓市場適合自身的思路,而不是反過來。

        陳虎東  ·  2016-10-17 10:00
      以規避風險為主旨的監管,其前提應該是“容錯”,而不是“嚴禁” - 金評媒
      作者: 陳虎東   

      一種新商業模式的出現,政府必然要進行監管。雖然政府不能創造市場,也不能創造一種新的商業形式,但是,如果一種新的商業形式出現了,政府的產業政策思路肯定會很快的以監管的形式跟上,具體的手段包括指導、規范、鼓勵、或者嚴控等多種形式。諸多形式充分說明了政府要將市場的運行納入到自身的監管思路中去,新模式也不例外。監管不會允許新模式的發展太過“出格”。當前的監管思路,存在的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讓市場適合自身的思路,而不是反過來。

      2013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元年,原因在于眾多的互聯網金融模式,第三方支付、網貸、眾籌、門戶金融理財等模式,都在這一年開始謀篇布局,銀行、券商、基金、保險等傳統金融業機構都開始在這一年中尋求與互聯網的結合,進而產生突變。鑒于這樣一種情況,2013年的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并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一綱領性文件,其中提到了決定要發展普惠金融,鼓勵金融創新,豐富金融市場層次和產品等內容。該《決定》被廣泛解讀為互聯網金融首次正式進入決策層的視野。

      之所以稱這個《決定》為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原因是其中提到的鼓勵金融創新、豐富金融市場的層次和產品這些內容,都是一種正逢其時的措施,為后續的監管思路奠定了基調。

      那么,我們仔細考量一下,所謂的“鼓勵”、所謂的“豐富”,從邏輯上而言,是暗含容忍風險存在這樣一種前提的,因為從來沒有一種創新是在無風險的情況下進行、并取得成功的。況且,該《決定》里面有一項內容是“決定要發展普惠金融”,顯然這項規定是計劃性質的,計劃性質的任何商業行為,都是有風險存在的,既然決定要發展普惠金融,那么一定要承受相應的風險。

      所以,作為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綱領性文件,該《決定》其實是暗含了“容忍風險”這一前提條件的。

      后續,一些細則性的指導文件逐漸出現,規定趨于嚴密,但是“容忍風險”這項前提條件,已經被或多或少的忽略了。

      例如2014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關于加強影子銀行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國辦107號文),對中國的影子銀行進行了細化分類;2014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出臺的《中國人民銀行關于手機支付業務發展的指導意見》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對于支付機構和付款人及實體特約商戶的交易關系、手機支付業務開通權限、轉賬轉入資金單獨管理及個人支付賬戶單筆消費金額限度等,都做了很詳細的規定;2014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加強商業銀行與第三方支付機構合作業務管理的通知》,對客戶銀行賬戶與第三方支付機構首次建立業務關聯時,須通過第三方支付機構和商業銀行的雙重身份鑒別等。規定的內容非常具有針對性,創新空間被擠壓。

      一系列的規定其實就是表明了監管層的態度,即,防止金融風險的產生,盡可能將風險進行前置性的控制,防止風險向全行業蔓延。

      總體上,2014年出臺的關于互聯網金融監管的一些文件,是通過細化監管的方式,進而達到嚴控金融風險的產生這樣一個目的,尤其是到了2015年和2016年,行業監管趨勢不斷加強。例如,2015年7月,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的公告,對證券行業的業務進行了監管。在2016年10月13日,國務院發布了成于本年4月12日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對于P2P網絡借貸和股權眾籌業務、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及跨界從事金融業務、第三方支付、互聯網領域的廣告等行業進行了專項整治,監管向著專項化的趨勢進行。監管行為得到細分并即將落地。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監管的思路:宏觀性的指導→細節化的業務開展規定→分行業整體監管→突出問題的專項整治。監管思路的確立時間,時間間隔非常之短,例如,在2014年,幾乎每個月都會有監管政策出臺,監管規則如此繁密,在某種程度上,是代企業經營,其實存在越位之嫌。

      任何新興的商業模式,在走向健康經營的方向過程中,監管不可缺失,但是為了防控風險,出臺了諸多防范性的監管政策,而不允許任何探索性的試錯。在這種情況下,看似風險得到了防控,但是諸多本來可以通過試錯,進而衍生出來的創新性模式,在這種嚴密的防控過程中被消滅了多少,其中企業付出的成本有多高,都是難以估量的。

      順著這種監管思路,我們考量一下網約車市場,前段時間出臺的網約車草案,其中涉及到的諸多綿密的限制措施,基本上將網約車這種新興模式置于死地了,所以網約車公司的任何創新基本上也被扼殺了。因此,這種監管思路基本上屬于嚴禁,是和合理的監管沒有任何關系的。

      無論是互聯網金融的監管,還是別的行業的監管,合理的監管只有將“容錯”的因素考慮進去,行業的發展才會走得快一些、走的好一些,如果監管的最終目標是嚴防死守任何風險的發生,為此不惜制定諸多細化的、屬于“嚴禁”范疇的政策,這將嚴重擠壓新興模式的創新空間,那么這種監管將是不合理的。監管只有少管、多放,多角度考量,而不是非此即彼這么極端,或許最終才能推動新興商業模式實現真正的發展,監管的可持續性才會得到不斷地加強,市場的規范化才會朝著更加健康的方向邁進。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陳虎東

      上海碾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鈦媒體、創業邦、鳴金網等多家媒體專欄作者,《富基商業評論》簽約作家,麥知網、名品網等多家企業首席內容運營顧問,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曾被《中國科技信息雜志》評為“最具影響力的100位科技自媒體人之一”。曾在《經濟日報》、和訊網、網易等媒體發表文章數十篇,接受國內數十家媒體采訪,主要研究領域為場景營銷、互聯網商業模式、新媒體營銷等領域。出版《場景時代:構建移動互聯網新商業體系》一書。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床上视频
      • <dd id="8jcrl"></dd>

          <nav id="8jcrl"></nav><nav id="8jcrl"></nav>
        1. <li id="8jcrl"></li><th id="8jcrl"><pre id="8jcrl"></pre></th>